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狩猎好莱坞 > 章节目录 第717章 扯皮

章节目录 第717章 扯皮

 热门推荐:
    西莉亚·米勒的办事效率很快。

    西蒙布置下去,第二天,远在非洲的卢旺达政府就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矛头直指法国,声称卢旺达当局已经掌握了法国政府涉嫌参与推动今年4月份卢旺达大屠杀事件的重要证据。

    最终的伤亡统计中,从上半年4月7日爆发持续十天左右的卢旺达大屠杀,遇难总人数达到27万。

    这个数字虽然远远低于原时空中80万到100万的遇难人数统计,却也是二战之后少有堪称反人类的种族主义屠杀灾难,再加上当初维斯特洛体系联络各方媒体不遗余力的渲染,大量直击人心的残酷屠杀现场图片影像曝光使得这次大屠杀造成的社会影响远超曾经。

    因为,没有人敢于承受参与推动大屠杀这样的罪名。

    法国这个联合国五常之一又在非洲有着深厚影响力的传统大国更是如此。

    大屠杀的大部分罪名已经被前卢旺达胡图族政府承担,然而,一旦真的出现确切证据证明法国政府参与了这次屠杀,不只是汹汹舆论万夫所指会让法国在全球公众面前名誉扫地,严重打击法国的国际形象,还必然会有很多人无论主动或者被迫为这次事件负责,现任法国总统密特朗在内的很多政府高层都可能因此下台,并且背负长期骂名。

    于是,卢旺达指控法国政府涉嫌参与屠杀的新闻出现在伊格瑞特门户头条位置不到一个小时,法国方面就飞快做出了反应。

    坚决驳斥卢旺达政府指控的同时,法国政府发言人还表示,如果卢旺达当局继续这种针对法国的无端指控,法国政府将会停止面向卢旺达的所有人道主义援助。

    如果只是反驳还没什么,法国政府发言人威胁停止援助的表态显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

    伊格瑞特门户很快出现第二篇相关文章,指责法国政府这是想要通过变相威胁形式掩盖真相。

    而且,灾难发生以来,直接来自法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助只有1500万法郎,折合200万美元出头,与灾难发生后卢旺达政府陆续从全球获得的超过8亿美元援助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哪怕只是这笔钱,法国政府至今也仅兑现了不足一半。

    当然还有更多来自法国民众自行发起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和物资,这方面法国政府根本无权干涉,不仅如此,公众也有权知道事实的真相,而不是被迫成为法国政府威胁他国的筹码。

    面对停止援助的威胁,卢旺达政府表现的颇为硬气,当即表示为了确保事件调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卢旺达将退回已经接收来自法国政府的650万法郎援助资金。同时,卢旺达政府还通过自身的官方网站公布了一部分前胡图族政府高层的供词,言辞凿凿地直指法国。

    突如其来的新闻事件让很多人一头雾水,却不妨碍各方媒体的迅速跟进。

    短短一天时间,卢旺达对法国参与了上半年大屠杀时间的指控就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沸沸扬扬。

    现代社会很少存在两国之间莫名其妙发生的单纯而孤立的新闻事件,幕后往往有着更深层次的博弈。

    嗅觉敏锐的人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卢旺达政府突然捅开这件事,对于自身来说其实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最后真的证明法国参与了卢旺达大屠杀,让这个在非洲势力根深蒂固的老牌帝国主义强国下不了台,卢旺达政府将来也别想好过。

    那么,卢旺达究竟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联想到事件新闻最先出现在伊格瑞特门户,后续也是维斯特洛体系在推波助澜,事情似乎不那么难以理解。

    卢旺达和法国在媒体上隔空扯皮时,人在日本的西蒙就接到了直接来自白宫的电话。

    白宫显然误解了西蒙的意图。

    根据当初的约定,维斯特洛雇佣军必须在10月底撤出卢旺达,现在日期逐渐临近,克林顿还以为西蒙突然挑起这次事件,目的是为了延长维斯特洛雇佣军在卢旺达的驻扎时间。

    类似的手法,美军在世界各地实在是玩得溜熟。

    面对深谙政治规则的克林顿带着好意的劝诫,西蒙对总统先生保证维斯特洛体系并不打算这么做,维斯特洛雇佣军会准时撤离卢旺达。为了打消白宫的疑虑,西蒙还在电话里暗示这件事另有原因。

    通话的结尾,总统先生还不忘调侃西蒙再次在日本引发了‘维斯特洛效应’。

    西蒙10月18日下午两点钟从纽约启程,抵达日本时,当地时间是10月19日下午四点多钟。

    东京股市当天已经收盘,因此周三并没有什么特别。

    为了给大阪环球影城进行预热宣传,西蒙的这次行程没有刻意低调,一行人抵达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大批消息灵通的日本媒体特意赶来机场接机。

    大阪市政府对于西蒙的到来也非常热情,当天晚上还准备了欢迎晚宴。

    宾主尽欢。

    然而,第二天局势就可谓急转直下。

    西蒙没有料到,墨西哥政府会在他抵达日本的同一天宣布放弃对墨西哥比索的汇率守护,墨西哥货币崩溃,波澜开始向全球蔓延。

    第二天上午,很多日本媒体都报道了西蒙抵达大阪的新闻。

    紧接着,上午开盘,东京股市开始下跌。

    五年前崩盘之后,日经指数在去年经历了16000点的最谷底,今年上半年才重新反弹至20000点上下,只是如此,相比当初40000点左右的股市最高点也已经腰斩。

    10月20日,东京股市开盘,日经指数还是21079点,随着墨西哥经济危机的影响传来,只是一天时间,日经指数就暴跌了712点,下午收盘跌至20367点低位,单日跌幅竟然高达3.4%。

    虽然专业人士都明白,这种暴跌是受到了墨西哥货币崩溃的影响,然而,面向公众的普通媒体却不这么想。

    大家左右四顾,突然发现,西蒙·维斯特洛来了,日本股市就暴跌了。

    好吧,这确实不怎么像玩笑。

    也一点都不好笑。

    对比10月20日当天的全球几大主要股市,美国道琼斯指数跌幅为1.3%,伦敦股市跌幅为0.8%,法国法兰克福股市跌幅为1.8%,德国股市跌幅为0.3%,只有可怜的日本股市,跌幅竟然高达3.4%,这不是‘维斯特洛效应’来袭还能是什么?

    灾星啊!

    这还不算完。

    第二天,10月21日,周五。

    本周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内,日本股市全天再次大跌591点,日经指数重新落回20000点以内,收盘19776点,单日跌幅相较昨日虽然收窄,依旧达到了2.9%

    既定的日程中,除了检查大半环球影城的建造,西蒙还将出席周五傍晚一个日本商界领袖在东京的聚会,并且答应周六中午与今年六月份刚刚上台的新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进行非正式会晤。

    现在。

    你赶紧走吧!

    两天时间就让日本股市暴跌了6.2%,这种刺激,谁也受不了啊。

    哪怕周末两天股市不开盘,谁知道你这个灾星继续在日本待下去,会不会让日本股市下周继续倒霉。

    大家都在过去两天的股市暴跌中损失惨重,聚会什么的就算了,下次吧下次吧。原本打算通过与西蒙会面积累一些声望的新任首相先生也不惜以身体微恙为由取消了会面。

    于是,原定打算在日本度过周末的西蒙在周五下午就在日本友人们的热切欢送下启程离开。

    提前已经定下另外一份行程。

    目的地:中国。

    很早就想要回来看看,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没能成行。

    这次亚洲之行,恰好顺路。

    提前已经与中国这边进行过沟通,西蒙希望一次完全私人的不公开行程,他可没有大门同学年初访华时跑去大会堂露一下脸的念头。如果在新闻相对自由的西方国家,面对狗仔们的围追堵截,西蒙想要做到这一点根本不可能,中国却没问题。

    最近几年,在西蒙有意无意的推动下,詹姆斯·雷布尔德负责的维斯特洛公司,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向中国投资了超过7亿美元资金,涉及到中国经济领域的方方面面。

    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来说,7亿美元,绝对是一笔不容小觑的资本。

    依靠西蒙的先知优势,除了维斯特洛体系本身企业在中国建立工厂、成立研发中心等等投资,其他资金也都有的放矢,或许有些投资目标会因为西蒙的蝴蝶效应出现变故,或许有些资金会直接被黑掉,然而,只要其中一部分企业能够按照曾经的时间线成长起来,现在的投资,将来就能获得十倍百倍的回报。

    另一方面,维斯特洛体系内的主要企业,丹妮莉丝、伊格瑞特、梅丽珊卓、瑟曦资本、诺基亚、思科、美国在线、汀科拜尔等等等等,都已经悄声无息地在中国成立了分公司,并且与中国本土企业进行了非常广泛的合作。

    虽然西蒙此前还从来没有来过中国,也从来没有公开对这个国家有过任何表态评论,但通过维斯特洛体系庞大资本的不断流入,中国政府显然也能够意识到西蒙对这个国家的态度。

    因此,得知西蒙希望进行一次私人行程,中国政府很快给出了积极回应。

    虽然很希望西蒙这位超级富豪访问中国的行程能够公开,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刺激海外资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但这位年轻富豪既然想要保密,当然没问题。

    只要这次行程满意,将来总会有机机会。

    西蒙本打算10月24日从日本赶来中国,既然提前被日本赶了出来,中国行程也临时提前。

    反正是私人行程,早几天晚几天都无所谓。

    从大阪出发,西蒙10月21日傍晚时分就抵达上海。

    因为西蒙的个人习惯,维斯特洛公司在中国的负责人也早已为他购置了私人居所。

    中国方面还专门为西蒙配备了一个团队,帮他协调任何有兴趣的目的地。

    提前约定好不与官方有所接触,当天晚上,西蒙也只是接到了上海市一位高层的电话,双方很客气地相互问候一番,随后就只剩下一位名叫林素的30岁左右女人带领一个十人团队围绕在西蒙四周,从某个风情婉约的女负责人安排上,中国方面显然也对西蒙的偏好做过调查。

    西蒙这边,除了私人飞机的机组成员和两组保镖,就只有A女郎一个随行。

    这次行程没有任何工作方面的安排。

    只在上海住了一个晚上,西蒙第二天就悄悄赶去苏州。

    目的很简单。

    初秋时节,正是吃蟹的好时机。

    苏州最著名的自然是园林。

    西蒙打算去苏州吃蟹,顺便赏景,林素直接拿来了苏州著名的四大园林让西蒙挑选,名声最大的拙政园曾经去过,随手挑选了名字最普通的留园。

    其他人放去自由活动,只带了A女郎和一组保镖赶到目的地,。

    留园已经被提前清场。

    游走在园林之间,听着声线柔美的年轻女导游详细而熟练地介绍每一处景致的细节,半个小时后,大家才来到一处湖畔凉亭。

    凉亭内摆放了一套座椅,两位身穿旗袍的高挑女郎已经等在其中。

    只有西蒙、林素、A女郎和负责给艾莉森做翻译的一个名叫陈晴的二十五六岁女孩在餐桌旁坐下。

    林素向西蒙确认了下,吩咐旁边两女一声。

    其中一位女郎离开,另外一位走过来给几人倒茶。

    林素等侍女给西蒙倒了一杯清茶,看男人端起尝了一口,很满意的模样,用普通话问道:“维斯特洛先生,这边还安排了曲艺,你想听一下吗?”

    西蒙放下茶杯,看了眼身旁带着江南女子特有柔媚婉约气质的女人,并没有掩饰自己流畅的汉语,笑道:“你觉得我听得懂吗?”

    林素也露出好看的笑:“维斯特洛先生是一位艺术家呢,艺术都是相通的。”

    “你很会说话。”

    “谢谢。”

    “苏州这边,”西蒙想了下,问道:“昆曲?”

    林素从昨天开始就对眼前男人几乎毫无滞碍的汉语感到惊讶,此时听西蒙说出‘昆曲’两个字,目光中依旧难掩异色,却还是很快点头:“是的,昆曲,真没想到维斯特洛先生会知道昆曲。”

    “如果我记得没错,昆曲中最著名的曲目,应该是《牡丹亭》?”

    林素红唇微张:“维斯特洛先生,我得承认,你让我更加惊讶了。”

    西蒙笑道:“那就《牡丹亭》吧,不过,我肯定听不懂,如果可以,找一本唱词给我,我记得《牡丹亭》的唱词很美,虽然听不懂,但我应该可以看懂。”

    林素答应着,这次亲自起身去安排起来。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