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艾尔帕欣上 空的火焰 iii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艾尔帕欣上 空的火焰 iii

 热门推荐:
    火焰已上升至主甲板,浓烟逐渐遮住了视线,方鸻感到脚下甲板正摇摇晃晃,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仿佛随时会离析分化,轰然四散一般。幸好还只是将要,因为其他船只早已付诸实践。他的目光穿过滚滚的浓烟的间隙向远处看去,只见那里只剩下一艘和他们状况相差无几的拿佩勒号,正浑身包裹在火焰之中前进。

    火焰从拿佩勒号船身上各处的破口之中冒出,从升力舱、火炮甲板、舰长室,从四处冒了出来,然后在一阵惊天动地爆炸声之中,大约是高温引爆了魔导引擎之上主核心水晶,拿佩勒号一折为二,缓缓沉了下去。

    分舰队频道之中在一片沙沙的杂响之后,才传来一个声音:“拿佩勒号脱离编队。”是那个年迈的舰长的声音,方鸻对其的印象是沉着冷静,经验丰富,据说那位舰长曾经参加过拜恩之战——在那场惨烈的战争当中担任运输工作,也是他们这个舰队之中唯一曾近距离接触过战争的人。

    “但愿他还有星辉……”方鸻心想,然后轻轻摘下了通讯水晶。他回过头去。六影正在那里吞了一小口唾沫,小声对甲板上的每一个人说道:“只剩下我们了……”那声音微微有些不那么肯定,就好像是说,其实他们也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步拿佩勒号——乃至于其他船的后尘。

    船上还剩下的人都汇聚到了甲板上,红叶、卡卡、六影,还有那个叫霞月的工匠,以及几张熟面孔,就是方鸻全部叫得上来的名字。除了原住民水手之外,剩下都是选召者,一共十七个人,至于其他早已在之前的炮火之中灰飞烟灭。火势正越来越大,连主甲板都烤焦发黑,他们更像是一群在烤炉之中等死的鹌鹑,下面的舱室早已没有一个人,火焰逐渐攀升至桅杆之上,并点燃了船帆,船失去了动力与方向,带着一条略具有弧度的航线徐徐向斜下方坠去。

    但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霞月仰着头数着天空上那蔽日遮天的舰队,像是蜂群一样从他们头顶之上掠过。左舷的方黑压压的船影后面正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的闪光,闪光穿过了船与船之间的间隙,映入众人眼中,他们虽然看不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但那无疑是一场大战——

    “至少我们吸引了它们足够的注意力。”六影小声说道。“不,我们是欺骗了它们。”红叶却摇了摇头,纠正她道。

    他们是吸引影人的舰队在主阵附近打开了一口子,或者说令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的主力舰队在这密集的阵型之中找到了一个薄弱点——但那个薄弱点只是一个假象,在影人与他们悬殊的兵力优势之下,根本就不存在。

    只是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乃至于整个战场之上的选召者舰队向那个‘缺口’发起突击之时,抉择便来到了影人的一边——当敌人将脆弱的战术环节暴露在你面前时,你能否按捺住内心中冲动的本能,还是在彻底消灭敌人,与暂时退却之间选择一个平衡点?

    越是优秀的指挥官,越是容易抓住战场之上一纵即逝的战机,也越容易陷入这个陷阱之中,那正是kun登顶的经典一战。

    方鸻赌的是,白雪一定也十分清楚那一战,并且一定能读懂自己的意图,并抓住这个由他们创造的,稍纵即逝的机会。而对于蛰伏千年的影人来说,则有很大的概率不曾听过,或者见过类似的战术。他不清楚千年的光阴对于影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从它们呆板的应对来看,时间的流逝应当同样对于这些‘生物’具有意义。

    这么看来他们成功的几率就算不说很大,但至少也存在着。

    而战场之上本就需要一些运气,百分之百的把握是不存在的,最好的指挥官都是优秀的赌徒,他们沉着冷静,在胜负未分之前的最后一刻仍能按捺住声色。

    至少从结果上来看,他们似乎成功了,或者说至少成功了一半——来自于这个战术的前半部分。虽然这并不是得益于他,而是来自于那位素未谋面的‘全知者’的天才创意。

    不过那并不重要。

    当对方的指挥官决定在正面战场上投入兵力,设下陷阱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许多东西。那璀璨的烟火,不过是此刻战场之上势态的写照:

    一个巨大的漩涡已经形成,它就像是一台无情的绞肉机一样,源源不断吞噬着双方投入的兵力。诚然,这台绞肉机的‘操控权’是掌握在影人一方手上,选召者一方的损失,要远远大于影人一方的损失,按照这个速度,影人们很快会取得胜利——

    一场干净利落的,毫不拖泥带水的胜利。

    但这也意味着它们不能后退,因为一旦它们分散优势的兵力,那么原本拿到的优势将荡然无存,双方将会重新退回平等的地位之上。非但如此,战场上的势态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它们难解难分地厮杀在一起,轻易的后退或者更改原本的决定,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对于双方来说或许都是一个未知数。

    这就是会战的魔力,它千变万化,从来没有既定的结果,纵使是对于掌握着绝对优势的一方来说,亦必须要小心翼翼应对。而对于双方的指挥官来说,此刻皆只剩下唯一一个选择,那就是继续投入手上的筹码,直到一方彻底失去一切为止。

    战争从来都是一个零和游戏。

    但这个漩涡正是选召者们所需要的,他们就像是源源不断投入炉心之中的柴火,选召者们在这一刻选择将自己当作燃料,让炉心之中的反应持续不断地进行下去。

    直到他们都化为灰烬的那一刻。

    下方的云层正在为晨曦所撕开,露出白雪皑皑的冬日的大地,映入方鸻视野之中的是一道推进的黑线,选召者们正在漫过苔河的右岸,如同潮水一样淹没了在那里星星点点的堡垒。

    在那个进攻锋矢的终点之上,晨雾散去,露出的了平坦的巨兽道,艾尔帕欣高耸于云端的浮空城核心,已经显露于地平线之上。

    或许是攫取胜利的时机了,只可惜对于这条船上的每一个人来说,他们可能看不到那些了,他们中还有多少人能活下来都不一定,每个人都在默默计算着自己仅剩不多的星辉——大多数人在这场战斗之中都不止阵亡了一次。

    而对于方鸻来说,这尤为头痛。

    他还剩下多少星辉来着?

    “只可惜位于主力舰队上的镜头不能越过重重阻碍,哪怕给我们一个最后的特写也好,”卡卡叹息一声:“众所周知,只要你的功迹无人知晓,或者没有多少人知道,那它就不存在。”

    “怎么会不存在呢?只要我们击败了影人,我们所作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等下……”六影眉毛一下竖了起来,怒道:“你不要用那种目光看着我!”

    卡卡用一种惋惜的目光看着这个傻白甜的姑娘,然后肚子挨了一下,闷哼一声弯下了腰去。

    “活该。”

    所有人心中都不由产生了共同的想法。

    “第五轮攻击要来了!”一直注视着风船上空的霞月忽然开口道。

    两支影人的猎舰队仍旧追踪着他们的痕迹,一直到拿佩勒号下沉之后,也始终没有放弃。

    “它们正在爬升,它们或许看出我们马上要沉了,它们不打算在我们身上浪费火力了……”其他人也注视着那个方向,开口道。

    也有人说道:“那早就不是第五轮攻击了,那已经是第六轮攻击了……”

    但方鸻举起手来,让其他人安静下来。

    他放飞出去的发条妖精,早已看了个真切,影人们的舰队之上,黑洞洞的炮口的确瞄准着这个方向,而火力甲板之上,魇炉构装也重新填装好了炮弹。不过他心想对方的确不该在一艘将沉的船上倾注太多火力,除非对方对他们恨之入骨——但自己好像突入重围之后也没干什么让人咬牙切齿的大事。

    事实上恰恰相反,他们一直在被动挨打,因为火炮射程上的差距,他们甚至连还击都作不到。

    不过通过穿过硝烟的发条妖精,方鸻很快看到了更多的画面,在那重重的浓烟后面,一艘影人的主力舰正在缓缓横过来。

    他突然意识到了影人们的意图,掀开风镜,对其他人喊道:“小心,前面有一艘影人的主力舰,我们可能要撞上去了!”

    方鸻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闭上嘴不由自主地向一旁的红叶看去,对方显然也在同一刻想到了类似的事情,与他目光相汇,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只是船上的其他人?红叶显得有点犹豫,不由看了看那些原住民水手们,他们离开之后,这些水手们应该怎么办?

    但对方似乎也读懂了那一刹那之间她与方鸻的想法,一个水手长模样的人站了出来说道:“各位,你们如果有什么点子请尽管放手去做,你们留在这里也只是和这艘船一起同归于尽而已。”

    他停顿了一下,才道:“不用管我们,让我们与这艘船一同存亡,现在……不是犹豫这些的时候。”

    “你们……”红叶一时怔住了。

    她想问的是,你们肯相信我们么——相信一些选召者?

    只是共同经历过这一切,这个提问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而方鸻只是默默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对他点了点头。“船上交给你了,水手长。”

    “这是我的荣幸,船长先生。”水手长将手按在左肩上,以海上之人的礼节,向他行了一礼。

    方鸻转过身去,轻轻将手放在自己的操控手套之上,“还记得我们之前的战术么?”他的问题是面向一众选召者的,声音显得有些意外地淡然:“各位,让我们再给对方一点惊喜,好帮白雪他们争取一点时间——”

    “等下,您的意思是……”有人开口道。

    但方鸻的目光只注视着前方,目不转睛地提醒了一句:“小心一些,影人不会轻易让我们靠过去的。”

    血色的舰艏正在分开战场之上的硝烟,令那背后的景象呈现在每一个人的视野之中,那正是一艘影人的主力舰,正巍巍地横过船身来,在一片混战之中从前方切入了他们的航线之上。

    其高耸的阴影一下便盖过了风船最高的桅杆,影人浮空舰的船舷几乎像是一面压过的巨墙一样,映入了众人的视野之中,那比他们之前见过的每一艘影人的风船都要壮观得多。“好大……”六影喃喃自语,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在巨人港第一次见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旗舰赤红皇后号时,也曾感到过类似令自己感到十分渺小的对比。

    “当心!”下一刻不知是谁的尖叫,被一片猛烈的爆炸声盖了过去,上方影人的猎舰队终于开火了,它们显然并不希望看到这条破破烂烂的风船撞上自己一方的主力舰。

    可六影还沉浸在之前的震撼之中,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空海之上战斗的方式,已经超出了这个可怜的姑娘想象的极限。

    她只眼睁睁看着一道翠绿的闪光击中自己不远处的船舷,然后炸裂开来,一块掀飞的木板横向向自己飞了过来。按说夜莺的反应极快,何况她还有直觉反射能力。

    可这些能力也无法在主人脑子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产生作用,除非是类似于黑暗仪祭那样的魔法能力,等六影下一刻眨动眼睛,一切似乎都为时已晚。只是忽然,一道人影横飞了过来,拦腰将她一撞,夜莺小姐只感到一阵巨力传来,自己就飞了出去,还在甲板上滚了几圈。

    但她毕竟还有职业的本能,反手一撑停下,终于回过神来,心中忽然意识到什么,下意识向那个方向一看,果然发现卡卡正双目紧闭躺在那儿,双手还维持着方才抱住自己的姿势,只是胸口扎了一片木刺,鲜血正渐渐晕染开来。

    “卡卡!”六影感到心弦微微一颤,第一次产生揪心的感觉,她顾不得甲板滚烫,马上爬了起来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但才走到半路,卡卡便举起手拦住她,然后睁开眼睛来,目光注视着这个方向,对她一笑,只是笑容有些惨淡:“还好赶得及。”

    “你疯了!?”六影看到自己搭档黑漆漆的眸子注视着自己,第一次感到也不是那么厌恶,甚至微微有些奇特的感受。

    “疯的可不是我,快扶我起来。”卡卡吃力地答道。

    六影不敢多问,脸甚至微微有些发红,之前的确是她一时走了神,才导致了这一切。

    她只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的担当立了起来,令其半跪在地上,此刻炮火已经彻底摧毁了这条风船最后的动力,它正在一片支离破碎的声音之中飞速下坠。

    狂风正漫过甲板,扯动着火星向后飞舞,船已经失去了升力,并开始急速下坠,船身剧烈地震颤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浓烟也遮住了其他方向的视野,六影甚至不清楚其他人究竟如何,她只注意到自己的搭档正仰头看着天空上,而此刻一道巨影正从两人头顶之上掠过——

    那正是影人的主力舰。

    风船的下坠让它与影人的主力舰交错而过,并离得越来越远,影人们的算盘打响了,他们甚至失去了最后一头撞上影人主力舰的机会。

    但另一个微小的机会仍然存在着……

    卡卡一下回想起了方鸻之前的话,他咳嗽了一声,低声说道:“六影,我数一二三……”声音几乎吃力得难以为继,但卡卡仍旧咬牙说了下去:“……你和我一起跳……”

    “你说什么?”风太大,六影几乎没有听清自己搭档的话。

    但卡卡回过头来,只给了她一个清澈的眼神,那目光似乎照进了少女的心中,令她微微一怔,

    “三……”

    “二,”

    “一,”

    “跳!”

    卡卡举起手来,在黑影与他们最为接近的那一刻,射出了飞爪,而脚下的甲板也在那一刻发出巨大的呻吟声,并缓缓倾覆了过去。

    而另一道绳索穿过了烟雾,卡卡看到那绳索的颜色,心下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搭档是夜莺,而飞爪正是夜莺的老本行。

    接着更多的绳索穿出了烟雾,那是其他人,但并不是每一个工匠都抓住了机会,之前的炮火吞噬了一些人,剩下来的一共只有七人而已。

    他很快看到了方鸻。

    方鸻正借着那条银白色的绳索荡了过来,两人在半空中交错而过。方鸻看了后者一眼,轻轻一点头,这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少年能幸存下来,并不太出乎他的预料。

    然后两人才一齐抬起头去,注视着那片越来越近的阴影,他们虽然暂时幸存了下来,但还能活多久,却是一个未知数。

    这一次他们只有七个人,并不再准备周全,确保万无一失,背后也没有人可以给他们提供任何掩护,而对于影人来说,也不是毫无准备了。

    但向前的道路,已经没有了停下的余地。

    那或许将是,他们在这个战场之上,最后的一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