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吟游刺杀录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圣阶“学生”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圣阶“学生”

 热门推荐:
    作业?这对于圣阶来说,无疑是一个有些陌生的词汇,以他们如今的地位,只有他们给别人作业的地步,还真少有自己做作业的时候。就算要写个什么演讲稿,也多半是别人代写,自己最多看看改改。

    不过要说他们真的就不会做作业,也未免太小看了他们。圣阶是各种族中最顶尖的,不论是天赋还是个人的努力上,哪怕是牛头人圣阶,哪怕是只会战斗的武夫,也不是普通人族可以比拟的。他们就算从头开始学,学的也比一般人快。

    “那会是什么样的作业?”有人问。

    “当然是写论文了。”凯文回答。

    众人一时间表情各异,有的面容扭曲,有的不屑摇头,有的左顾右盼,有的静观其变,有的已经在思考写什么论文题目。

    凯文进一步解释:“到你们这个实力和地位,我总不能再出一些诸如‘亡灵巫师是操控___的巫师’这种题目吧?写论文对你们来说是最基本的嘛。各位都是身居要职的人,一篇好的论文足以影响国策,带回去给人民,给国王也都算一个交代。再不济,也能填充论文库,一举数得嘛。”

    “而我,当然没有能力打回你们的论文,最多给你们提点建议,听或不听都在你们。同时,你们之间也可以相互传阅论文,大家相互探讨、批判、引用,这不就一个极好的学术氛围吗?”凯文解释。

    众圣阶一时间倒是陷入思考。

    凯文笑了笑,接着往下讲课:“大家也不用太纠结,我们这课也就图一乐。我先接着往下讲,论文的事情你们边听边想吧。”

    课程接着上,而在海上战斗还在继续,爆发出来的噪音越来越强,不时还有嚎叫声。圣阶学生们也觉得吵闹,抬手一个隔音结界把大家包裹起来,顿时周围安静下来,学习效率也大大提升。

    凯文教过最蠢的牛头人平民,教过最蠢的史密达国底层流氓,教过完全不识字的狗头人,教过王立学院学生,教过试图刺杀凯文的杀手,教过十几岁的天才少女,教过忠诚又熟悉的刺客们,如今凯文教起了圣阶。

    不得不说,眼下这批人是凯文教的最紧张的一次。并不是在于这些人实力超强,一手指能戳死凯文,而是在于其他方面。

    他们不单单在听课,也在审视着凯文。而圣阶强者审视起来,是从身体到精神全方位,任何细小的动作,任何微弱的情绪波动都不可能瞒得过他们,何况他们当中有些人并不友善。

    但对凯文来说,这也是不错的机会。一方面传播亡灵法术也算国策,一方面也让他们真正认识一下自己。这对破除刻板印象很有帮助,长远考虑也是利大于弊。

    集中精神,认真上课,不去想别的有的没的,有问必答,知无不言,但不能言无不尽。这些圣阶有时候也挺坏,会设些陷阱,会把题引到当下,会打听情报,会你的话反问你,会偷换一些概念。

    不过凯文也不是一般人,见招拆招。大家都没有提前准备什么套路,比拼临场反应,凯文是不惧的。

    “那个,一个小时了,大家休息一下吧。”凯文看看时间,宣布下课。

    众人无异议,结界撤去,外面嘈杂的打斗声继续传来,团战居然还在继续。凯文也看不懂,索性不再去看,就捧着本书,思考下节课该怎么讲。而其他圣阶,要么去看团战,或交头接耳,或若有所思,要么直接拿起纸笔,开始写论文。

    “凯文先生,”有人走过来招呼,“我有一些问题要请教。”

    凯文抬头,却见是史密达国的圣阶强者,不太熟,隐约记得也是某个产业老板:“你问吧。”

    “当初你炸掉我们的大楼的时候,内心深处是什么样的心情?”对方问的很直接。

    凯文沉吟片刻,笑了笑:“快乐。”

    “快乐?”对方惊讶,“我没有听错吧。”

    “你问我内心深处的感觉,那就是快乐,”凯文回答,“这就好比你有一把锋利的刀,你会下意识的找什么东西试试刀,比如一截木头吧。当一刀下去,看着平整光滑的断面,你就会感觉快乐。”

    “所以你看到一栋楼,就也要把它炸成渣,你也感到快乐?”对方问。

    “是的。”凯文诚实回答。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在挑衅我吗?”

    “不不,”凯文急忙摆手,“我只是坦率的交流,诚实的回答。如果你不想听真的,那我只能说一些深表遗憾,深表歉意,我甚至可以哭一下。你想看吗?”

    对方冷笑两声,没有回答。

    “其实,我的计划也是受国内高层审批的,也是为了搅乱局势,而引出亡灵巫师。从结果来看,很成功。同时,我也尽可能的保证了平民的生命安全,提前叫了救护车。我对建筑师和建筑本身也展现了足够的敬重,炸之前都朝建筑鞠躬了。”凯文一脸认真的解释。

    “但是你最后还是杀人了,”对方指出来,“当然,那位老贵族是亡灵巫师,但以你的价值观,即便是当时,恐怕也不觉得亡灵巫师有多邪恶吧?”

    “的确,”凯文回答,“由于我们现在普及亡灵法术,导致我当年杀的亡灵巫师都显得不太合理。不过这老头还有一个问题,他当时可是打算杀我的。”

    “据我所知,在牛头人那边,一堆杀手要杀你,你反而搞起了教学。”

    “这个……”凯文叹了口气,“我有一些自己的准则,我自问我一直在准则内行事。但具体情况,要分析起来就太长了。”

    边上,暗精灵强者过来插一句:“这很好啊,有原则,有克制,能交流。这样的人就算实力再强,也能和平共处。”

    “他的原则是什么?炸楼前对楼鞠躬?还是炸楼前先叫救护车?”史密达强者不由讽刺道。

    凯文纠正:“鞠躬不一定,要看这楼值不值得我鞠,但救护车我一定会叫的。”

    暗精灵高兴:“其实我以前光听情报,误以为凯文是那种炸弹狂人,就是那种经常发出病态的笑声,然后乱扔炸弹的疯子。如今看来,凯文先生儒雅随和,绝对是好同志。”

    “好同志,好同志。”边上其他几位圣阶也凑过来,对暗精灵的评价深表赞同。只有史密达强者脸色不悦,瞥向一边。

    “对了,我有意想邀请凯文到我们国家做讲座,不知有空吗?”暗精灵邀请,“当然,讲座费用,不会亏待你。”

    凯文不由沉吟,尚未回答,史密达强者不由接下:“不如先来我们国家吧,也给我们做个讲座。”

    暗精灵冷笑一声:“你们国家是准备埋伏两百个神经病司机吧?”

    史密达强者摇头:“怎么会呢?我可还要给凯文看我的论文呢。”

    突然,背后一阵劲风扑来,海面上的团战终于结束。一众帝国人意气风发,踏浪而来。矿业老板扫了一眼凯文不由冷笑:“懂了一点皮毛,就自以为是了?”

    凯文本想反击两句,但定神一看,发现己方的四个圣阶状态都不太好,甚至需要相互搀扶,不由闭上了嘴。

    “你们怎么样?”凯文遗憾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我们团灭了。”雕刻家一张嘴,血就从嘴里喷出来,不过他用手擦了擦,又咽了回去。

    “没事,有我在。”伪圣女倒是看上去状态最好的,光系法术出手,给他们三个逐个疗伤。

    不过转头,看见帝国也有几个在接受治疗,总算让人心理平衡了一些。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