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云海仙踪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迫盟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迫盟

 热门推荐:
    王允真羞得满面通红,低头端着木桶,退到角落。

    赤离火道:“圣上被那反贼青帝以‘紫龙剑’震碎了肝肺,幸得那位姓林的神祝指点,巫鹿才得以为圣上换了新的脏腑。更多亏圣上乃伏羲转世之体,仅仅三曰,就能愈合如初,实我蛇族之大幸!”说到“多亏圣上乃伏羲转世之体……”时,转头愤怒地瞪了白乾天一眼。

    白乾天负手立在一旁,嘴角冷笑,视若不见,身边的几个蛇人卫士却闪过羞愧尴尬之色,低头不语。

    许宣心下更觉不妙,又听巫鹿摇头叹道:“那林神祝的‘百纳之术’当真驭鬼通神,起死回生,老朽甘拜下风。但话又说回来,青帝反贼那一剑威力之猛,足可开山劈地,若是寻常人,就算换一百个肝肺也救活不了啦。多亏圣上天神之躯,体内又有阴阳五行之炁,交相感应,相护相生,再加上老朽……”

    咳嗽一声,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摇头晃脑地道:“再加上老朽取了九九八十一种奇草,熬了七七四十九个时辰,溶入女娲大神传下的半勺‘息壤”制成了‘五行神泥”敷涂圣上龙体,才得以愈合如初……”

    许宣听见“女娲大神”四字,想起小青,心里又是猛地一凛,忙道:“女娲娘娘呢?现在何处?”

    巫鹿还未应答,忽听一个温雅悦耳的声音淡淡道:“许官人放心,小青姑娘误吞了八歧大蛇的蛇丹,迷狂了心识,服了‘还真水’后,早已醒过来了。只要你答应我几个小小的条件,不但可保你们分毫无伤,还可保你太太平平地回到临安,救出父母。你意下何如?”

    甬道红光摇晃,又有几人提着灯笼走了进来。当先那人紫衣玉冠,秀美如女子,左右簇拥着六七个皂衣道士,正是王文卿与萨守坚等神霄派弟子。

    许宣灵光电闪,已然猜到大半,怒火上冲,从木桌上一跃而下,哈哈笑道:“难怪那八歧大蛇早不来,晚不来,偏生在青龙攻击天漏山之前,神不知鬼不觉地钻了进来。白乾天啊白乾天,你和这不男不女的王娘子暗中勾结,出卖我和女娲娘娘,究竟捞到了什么好处?”

    白乾天双眸中闪过悲怒之色,淡淡道:“许公子,你与那小青拔出紫青双剑之时,白某当真将你们视作了圣上、娘娘转世。多亏我那曰遇见‘神霄子”才知原来你是当初那歼贼敖无名的徒子徒孙。那狗贼害得我蛇族国破家亡不算,还想派你们来故技重施,继续招摇撞骗,赚取‘白虎皮图’……嘿嘿,天下哪有这么便宜之事?”

    顿了顿,又道:“可惜圣使心思单纯,赤长老等人又极为淳朴,被你和那妖女哄得团团乱转,直到现在仍不肯相信。我若与他们说明真相,又有何用?‘神霄子’深明大义,将青帝火烧天漏山的计划和盘托出。只要我交出你们这两个假冒的圣上、娘娘,以及那姓林的与姓李的假冒神祝,就可以放我们全族一条生路,甚至还能联手除掉青帝反贼,恢复我神族之治。你说,换了是你,会做如何选择?”

    许宣恍然大悟,敢情王文卿早已和卡米等人狼狈为歼,设计除掉青帝。难怪那夜在‘百花宫’畔,王文卿突然御使剑阵反戈一击时,卡米等人才会那般错愕愤怒。这牛鼻子骗了东家骗西家,将青帝、卡米、蛇族……尽皆玩弄于股掌之间,心机之深、权术之狠,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但这厮来蓬莱不过短短两个月,何以能深受青帝宠信?既已深受李师师信赖,想要骗出‘白虎皮图’下落应当也不是难事,又为何要费这么周折,诱哄蛇族交出他与魔帝四人?掳得魔帝后,又不除去,难道这厮就不怕林灵素与李师师兄妹联手,掉头再来收拾他么?

    一时间,这千头万绪,饶是他聪明绝顶,也难以猜透个中原因。

    王文卿微微一笑,道:“白长老深明大义,不但保全了蛇族上下,更赢得了扳倒青帝逆贼,拨乱反正的千载良机,可谓功德无量。”

    他斜持拂尘,踱步上前,又道:“许官人,你也罢,小青姑娘也罢,我也罢,都不是这蓬莱中人,三十三山之事,自当由三十三山自行解决。我们这些外人到此,不过是想借‘白虎皮图’一饱眼福而已。只要你我三方联起手来,白长老与蛇族可以除去乱党,镇伏青龙,恢复蛇族之治;而你我可以得窥仙道,重返大宋,了自己未竟之事。各得其所,岂不妙哉?”

    许宣哈哈一笑,道:“我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何德何能,竟要王真人屈尊与我结盟?实在不敢当……”

    “许官人,”王文卿淡然截口道,“若想活着回到临安,救出父母,头一件事,就是不可再叫我王真人。从现在起,你要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叫作李灵萼。”

    李灵萼?许宣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敢情这厮竟是要伪装成魔帝林灵素!心中突突狂跳,灵光霍闪,走了!难道李师师阴差阳错失去了部分记忆,才让这厮趁虚而入,假冒成她的兄长?

    想明此节,许多疑惑顿时迎刃而解。

    王文卿对林灵素知根知底,要想假冒他,远比常人容易。蓬莱山上唯一能拆穿其身份的,只有林灵素本人,以及他、小青与李少微而已。所以这厮才想方设法诱使蛇族交出他们,以便设计灭口。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竟冒死相救李师师,博得她的好感,哪怕是被陷害为刺客,她依然不忍心杀死自己。如此一来,王文卿只得又转变计划,对他改为威逼利诱了。

    果不其然,又听王文卿说道:“青帝对你的舍命相救深为感动,眼下蓬莱山上,她最为倚信之人,除了我,就只有你许官人了。只要你我联手,必可找出‘白虎皮图”镇伏青龙。但你若敢起半点二“”顿了顿,嘴角浮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拂尘轻轻一扫。

    “格啦啦”一阵响动,右侧的石壁朝两旁徐徐打开,露出两间昏暗的囚室。石室之间由一丈多厚的石墙隔断。

    左面一间的囚室内,盘坐着一个蓬头乱发的男子,双袖与膝部以下全都空空荡荡,显然已被砍去了双臂双腿,闭着双眼,似笑非笑,赫然正是让道魔各派闻风丧胆的魔帝林灵素!

    许宣心中一凛,又惊又怒,他对这亦师亦敌的魔头的感情殊为复杂,既恨得牙根痒痒,又有些同情敬慕。此时目睹他被砍去手足的惨状,竟涌起难以言状的义愤之情。

    转眸瞥向右面的囚室,更是心中剧震,险些惊呼失声。

    小青坐在石床上,呈“大”字形,双脚、双手均被混金锁链铐住,铁链的另一端分别绞在两侧石壁上,绷得笔直。她似乎没有听见许宣的叫声,蹙着眉头,东张西望,不停地奋力拉扯铁链,满脸懊恼气恨之色。

    王文卿微笑道:“许官人,隔在你们之间的这面透明的水晶墙,是采自北海海底的玄冰石,比钢铁更坚韧十倍,你叫破嗓子,他们也听不见的。每过一天,小青姑娘手脚上的铁链就会收紧一分,最迟十天,她的手脚就会像林灵素一样被生生扯断。”

    许宣心念飞转,知道自己越是表现出焦急愤怒,就越被这厮攥在手心,当下强忍怒火,施施然地叉起双臂,笑道:“这两人一个是我的死敌,一个和我无亲无故的蛇妖,他们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王文卿:“小青姑娘与王姑娘的生死你可能不在意,但是另外两个人……我猜许官人一定就在意得很了。”从袖中取出一个光滑透明的淡红色犀角,轻轻地摇了摇。

    只听一个惶急凄厉的声音从犀角中传了出来:“公子爷!公子爷!你在哪里?老爷、夫人让我传话给你!公子爷,公子爷!你在哪里……”

    许宣胸口如遭重锤,瞬间也气也喘不上来了,过了片刻,才听见自己颤声喝道:“原来……原来那‘应声猿’摹仿司棋,就是你捣的鬼!狗贼!我父母现在究竟如何了?”

    “许官人聪明绝顶。我最喜欢和聪明人合作了。”王文卿摩挲着那犀角,微笑道,“聪明人心有灵犀,一点就通,就如这‘神犀角’。只要拿着这对犀角,不管相隔多远,都能听见彼此的声音。这就是为什么蓬莱山的‘应声猿”能从这儿听见你小书童说话的缘故。”

    角里传出嘈杂细微的声音,仔细辨听,除了呜咽的风声,果然掺杂着人类的窃窃私语。众人无不耸然动容,就连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白乾天也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手中的犀角,露出一丝惊奇妒羡的神情。

    王文卿双目炯炯地盯着许宣,森然笑道:“犀角素来成双成对,另一支此刻就在你舅舅程仲甫的手中。你父母、司棋,以及许府中的每一个人,其姓命也都艹于程真人之手。只要我说上一声,他们的人头随时都将落地。许官人,你要试上一试么?”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