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找到老奴了!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找到老奴了!

 热门推荐:
    阿思通,建州女真人,汉名魏永寿。

    万历四十七年阿布达里岗之战阵前随刘兴祚反正,因功升皇帝亲军千户,后任联队长、旅团长、师团长,授陆军中将衔,二等帝国勋章。

    为人贪财,性格残暴嗜杀,广受诟病,后因与复兴社争权,被夺军职,改任陆军训练少监。

    ........

    刘爱塔不可能背叛自己!

    奴尔哈赤不信,打死他也不信!

    对刘兴祚,天命汗真是打心眼里喜欢,不仅将他赐为正红旗,还给他娶了贝勒乳母女儿为妻,另外还将自己最喜欢的一件皮衣送给了刘兴祚。

    大金建国后,奴尔哈赤又封刘兴祚为一等副将,让他成为大金第一个单独统率汉军的汉官。

    萨尔浒大战明军杜松部时,刘兴祚奉命坚守吉林崖,为大败杜松部立下了汗马功劳!

    随后对马林部的战斗中,刘兴祚也是奋勇当先,带兵冲破了明监军潘宗颜的营地,这么一个人,怎么会背叛自己呢!

    奴尔哈赤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刘爱塔会叛变,因为毫无理由。当年刘爱塔可是自己主动投奔建州的啊!

    可事实却无情的打击了奴尔哈赤,他万分信任的刘爱塔不但反了,此刻还带着手下的汉军要砍他天命汗的脑袋!

    “杀奴尔哈赤!”

    悄然潜至汗王帐边上的刘兴祚手下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喊着震天的口号杀出,护卫汗王帐的白甲摆牙喇亲兵们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汉军斩杀了上百人之多。

    出其不意的汉军在刘兴祚兄弟等人的率领下目标很明确,根本不与左近摆牙喇纠缠,两千多人一路直奔汗王帐。

    沿途摆牙喇亲兵们不是没有试图阻止,但汉军集中一处疯狂冲杀,他们根本挡不住。

    局面就如同现在的阿布达里岗,明明八旗占着兵力优势,却被兵力远少于他们的明军搅得稀巴烂。

    “放火,放火!”

    刘兴祚的亲兵队长阿思通带着一队人到处点火,把路上过来的摆牙喇亲兵帐篷都给点着了,帐篷起火之后又引燃四周林木,转瞬就是火光冲天。

    望着正朝汗王帐杀过来叛军和眼前升腾起的熊熊烈火,范文程的脸上满是茫然和绝望,一颗心真是凉到了底:这下真是完了!

    若知这建州会有今日,当初...唉!

    ...........

    “汗王,快走!”

    纳尔察和一等侍卫大臣拜兰等人眼见叛军来势凶猛,亲兵一时无法有效抵御,担心叛军会冲到大帐危及汗王的安危,便纷纷劝说奴尔哈赤先走。

    奴尔哈赤却是眉目须发,按着佩刀怒道:“区区汉军,有何可惧,叫摆牙喇挡住便是!”

    天命汗不愧是天命汗,再危险他老人家都是临危不惧!

    “臣去宰了刘兴祚那王八蛋!”

    何和礼见岳父不肯走,亦知此时岳父若走于局面更加凶险,便嘱咐拜兰等人一定要保护好汗王后,带着手下戈什哈持刀向着叛军方向杀奔过去。

    刘兴祚部已冲至离汗王帐不足里许处,附近摆牙喇大多反应过来,正拼死前来阻拦。

    刘兴祚也不理会从两侧涌上来的摆牙喇亲兵,和弟弟刘兴义等人带着最精锐的两百多人只在夜色中闷头前进,遇到金兵便砍,目标就一个,那就是奴尔哈赤!

    带人紧急赶来的何和礼很快就和刘兴祚手下的汉军遭遇,一队持矛的汉军也发现了他们,立时冲了上来。

    “杀!”

    何和礼很快带兵和这队汉军厮杀在一起。

    不愧是跟随奴尔哈赤的老将,虽然年事已高,但何和礼武艺仍是出众,长刀用力挥转劈下,一个汉军便鲜血喷涌,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戈什哈们连同一同过来的摆牙喇们也是奋勇,杀的汉军不住后退,这时就听有人惊喜的叫了一声:“是何和礼,发财了!”

    这声叫唤把何和礼听的一愣,因为女方说的是女真话。

    “你们是女真人,为何要跟刘兴祚个汉人背叛汗王!”何和礼也不知道刚才叫唤的人在哪,拿刀厉声喝斥。

    “女真人的天子只有大明的皇帝,奴尔哈赤算什么东西!”

    阿思通一脸狞笑的从人群中闪现了出来,大刀一挥,喝令部下女真兵们道:“这家伙是老奴的女婿,杀了他,大明朝廷有重赏,人人有份!”

    说完挥刀便奔了上来,数十名阿思通手下的女真亲兵见状也挥刀持矛冲了过来。

    另一边刘兴义也看到了何和礼,赶紧带人从左侧包抄了过来。

    何和礼身边只有二三十个戈什哈,面对叛军的重围,他们倒也竭力反抗,但终是不敌一个个被叛军砍翻刺倒在地。

    阿思通更是趁何和礼苦战时,拿长矛趁其不备从其身后捅入。当时何和礼身子就是一僵,想要转身,身上的力气却一点点的消失。

    “狗屁的四大臣!”

    阿思通上前将何和礼背上的长矛猛的抽出,鲜血喷涌中何和礼轰然倒地,嘴里似在念叨什么话,不过没有人能听见。

    阿思通可没心思蹲下听何和礼说什么,只知此人不但是奴尔哈赤的女婿,更是金国的四大臣,奴尔哈赤的左膀右臂,因此这个家伙的脑袋可值钱的很。

    抬手用刀就将何和礼的脑袋斩了下来,然后提着脑后的辫子就这么将首级系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这是生怕叫别人抢了去。

    刘兴义见了阿思通样子,“嘿嘿”一声叫道:“阿思通,别管那些家伙了,你还想不想要万两黄金了!”

    “有钱傻子不要!”

    阿思通朝附近正涌过来的摆牙喇亲兵们瞅了一眼,一脸不屑,提刀带着手下的女真兵们就往前冲了过去。

    西南方向林中,数十名明军望着火光滔天,喊杀震天的奴酋中军大帐,一个个是又惊又喜。

    “这是怎么回事?”

    给沈世魁他们带路的洗米华一脸愕然,心下嘀咕难道是有人打了跟他一样的念头把别的明军给带过来了?

    “给公公发讯号,我们找到老奴了!”

    沈世魁也是惊喜,但没有马上带兵上去,而是从边上的士兵手中拿过三枚升烟弹。

    继而就听“嗖嗖嗖”三声,如钻天龙般的发烟弹升空之后,三发红色绚丽的烟花弹在半空中炸开。

    “公公,找到老奴了!”

    几名爬在大树上四下眺望的亲卫队员们兴奋的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