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魔法时代 > 章节目录 165.孤独

章节目录 165.孤独

 热门推荐:
    海蒂在一块岩石上,她平坦的小腹上无一丝赘肉,浑身衣服湿漉漉的,身材尽显。

    苏认真地将她的伤口缝合,又用止血绷带将伤口包好,对于这种伤势的处理,苏倒是非常无比熟练,在坎贝尔疗养院呆了这么久,她熟悉很多祷言法术之外的治疗手段。

    海蒂似乎很想和苏多聊上两句,但是苏却是板着脸,总是避开她的目光。

    在接受了苏的治疗祷言之后,海蒂老师的伤口上的毒素被彻底净化掉,从伤口里面渗出的血渍也恢复原本鲜红的颜色。

    由于之前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海蒂老师伤口的毒素虽然没有侵蚀进体内,但没有对应的解毒药剂,居然一直没能彻底清除掉,所以她才会每天大半时间在潜在水中拔毒,为了避免毒素侵入五脏六腑,海蒂导师还要适时将自己冻在冰块里,大概是也是海蒂导师受的伤很重,他们才会困在毒雾山谷这么多天。

    而奴隶贩子聚集在毒雾沼泽的外围,其实也是在等待下一场雨。

    本地人都知道只有趁着下雨才能闯入毒瘴中,好在这几天一直天气晴朗,那群奴隶贩子没能找到机会闯入山谷,就被卡兰措带领百余名兽人战士杀得溃不成军,一部分奴隶贩子当场死去,还有一部分奴隶贩子在溃逃中被兽人战士抓住,关押在临时营地里。

    在我说这些的时候,莫拉雅一直都是坐在海蒂老师的身边……

    在赢黎的面前,莫拉雅显出与海蒂老师很亲密的样子,却是与我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不仅很少与我交流,还会尽量不着痕迹地避开我的眼神,至少在赢黎的面前,她不想和我表现出过分亲密的样子。

    海蒂老师似乎很想和安妮谈谈,可惜安妮要比苏更加抗拒海蒂老师,海蒂老师向安妮打了一声招呼:“安妮,好久不见。”

    很少能看到海蒂老师冰冷的声线下,有这样明显的音调上的波动,安妮站在人群的后面,一句话也不肯说。

    格林帝国人的思想都比较开放,在帝都有很多贵族一生都在追求自由与爱。情人对于格林帝国贵族们而言,就像是呼吸一样不可或缺。而果果姐和海蒂老师的爱情,又或者是莎.爱丽和苏菲这样的爱情,仅仅只有思想保守而传统的人不愿承认,海蒂和果果姐的爱情就没有得到苏和安妮的认同。

    我猜大概肖恩学者与海蒂老师之间出现的矛盾,大概也是与此有关。

    格林帝国南方省份与北境最大的不同,南方省份崇尚魔法,而北境则有很多优秀的构装骑士。

    我一直觉得果果姐和强巴赫是很搭的一对,至少在追风者冒险团是这样。

    在埃尔城的时候,曾经无数个梦里,果果姐的身后总会出现强巴赫伟岸的身影,他拎着骑士轻盾默默无语地站在果果姐身后的样子,几乎铭刻在我的心底最深处。

    可是现在看到和莫拉雅坐在一起的海蒂老师,面容是那么的清丽无双……

    哎,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肖恩学者对海蒂老师是怎么样的一种复杂心情,最寄以厚望的爱徒忽然有一天为了追求爱情离开帝都……

    我们并没有在这座毒雾山谷瀑布湖停留太久。

    既然找到了海蒂老师和莫拉雅,等到海蒂老师身上的伤没有大碍,我们小队一行人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这座毒雾山谷,还和来时候一样,我和艾瑞卡学姐轮流施展‘治疗之雨’让周围二十码范围内的毒雾消退。

    我担心赢黎频繁唤醒艾瑞利尔公主,会损伤她的精神力,因此返程这段路上,我阻止赢黎唤醒艾瑞利尔公主,在我和艾瑞卡学姐耗光魔法池中法力的时候,我释放出‘法潮’,让我们俩的法力迅速恢复到最饱满的状态,返程之路不必探索,一路上又几乎没怎么遇见剧毒风蛇,所以我们一口气穿过了这片毒雾沼泽。

    ……

    一位反绑着双手的奴隶贩子跪在河边大声叫骂,被兽人战士抬起脚狠狠地踏在后心上,这名奴隶贩子扑在泥水里,挣扎着起身之后,满脸污水喷出一口血来,他的叫骂声也就此停下来。

    也有奴隶贩子跪在河边大声哭泣,跪在岸边的泥水里,早已瘫成了一堆软肉,浑身发抖却不敢挣扎,往日身上那种狠厉之态早就无影无踪,每个人面临死亡,心中都会产生无限恐惧。

    还有一些奴隶贩子干脆有些目光呆滞,他们无力反抗,只能默默等着死亡的到来。

    蛮荒雨林里我们的临时营地,一群兽人战士们手持月刃斧站在奴隶贩子身后。

    这些奴隶贩子双手反绑,排成长长一排跪在河边,他们低着头看着浑浊的河水滚滚流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肃杀之气。

    卡兰措和贾斯特斯两人坚持不留俘虏,他们俩这次的提议并没有遭到其他人的反对,以往牛头人鲁卡还会说两句,但这次他也坐在一旁闭口不言。

    我们在树顶平台上刚好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幕。

    赢黎和海伦娜、贝姬,艾瑞卡学姐、苏、艾米这些女孩子都不愿看这一幕,她们回避到木屋里面。

    海蒂老师和莫拉雅、卡特琳娜、卡兰措、安妮、黛博拉站在平台围栏边,远远望着兽人战士行刑,都没有想回避的意思。

    海蒂和莫拉雅这一个月以来被这些奴隶贩子围堵在毒雾山谷里,现在看奴隶贩子砍头的场面,心里自然没有任何负担。

    从安其拉多位面战场下来的安妮和卡特琳娜、卡兰措一样,大概是见惯了这种事,杀几个奴隶贩子,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至于鹰身女妖黛博拉小姐,干脆就是来看热闹的,说起来,残忍暴戾狡诈本就是鹰身女妖骨子里的天性,她自从拥有第二次生命之后,成长的环境并没有让她过多接触到这些负面情绪,这次看到行刑场面,清澈的眼睛里带有一些好奇,又有一些莫名的激动,站在卡兰措身边,一只暗色肉翅忍不住在轻轻地抖动。

    哪怕是对这些奴隶贩子恨之入骨,见到这种血腥场面,莫拉雅依然忍不住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地抓着栏杆,指节泛白,她似内心在不断地交战,在看与不看之间不停的挣扎。

    卡特琳娜刚好站在莫拉雅的身边,她伸出一只手盖住莫拉雅的眼睛。

    “行刑……”兽人队长哈代嘶哑的声音透过层层树叶传过来,兽人战士挥动着手里月刃斧,手起斧落,顿时将三十七名奴隶贩子全部斩了头,那些奴隶贩子的头颅滚落进浑浊的河水中,鲜血染红了河面。

    随后兽人战士把那些奴隶贩子的尸体丢进河中,藏在河对岸草丛中一群短吻鳄再也按捺不住,纷纷扑通扑通的跃入水中,在浑浊的河水里划出一道道水线,飞快地追逐着顺流而下的奴隶贩子尸体,它们在河里咬住那些尸体,圆滚滚的身体就像是圆木一样在河中翻滚着,从那些尸体上咬下一块块肉来。

    吊在河边大树上的尤塔司声音沙哑地破口大骂:“杀了我……你们这些懦夫,狗……%¥…………快来杀了我!”

    一连串恶毒的语言不停地从他嘴里喷出来,看着那些手下相继死去,就连尸体都被推进河中,他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便无所顾忌。

    脱下了上身皮甲的贾斯特斯,穿着一件考究的白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解开,像一位贵族那样板着脸来到尤塔司面前,他将拳头砸在尤塔司的下巴上,顿时让他禁声。

    安格斯浑身插着骨刺,就躺在尤塔司的脚下,昏迷不醒,他身上那些伤口已经开始溃烂。

    一群牛虻和蝇虫围着他的身体乱飞。

    贾斯特斯蹲在安格斯身边,将一桶冷水从他头上淋下,被折磨得有些看不出人样的安格斯浑身轻轻地抽搐,从昏迷中慢慢醒来,翻着沉重的眼皮,露出有些涣散的瞳孔,无比虚弱地问贾斯特斯:“你是来送我上路的?”

    贾斯特斯点点头,将安格斯浑身各个关节插着的骨刺拔出来,每拔出一根,安格斯承受着极度的痛苦,哼出一声,这痛苦的声音里却蕴含着一种解脱。

    他伸手握住安格斯左肋下的一根骨刺上,贾斯特斯将锋利的骨刺刺入安格斯的心脏里。

    海妖后裔贾斯特斯偶尔就会显露出残忍的一面,不过多数时候他还是比较正常的,看到贾斯特斯又开始虐杀俘虏,牛头人鲁卡终于是看不过去,拎着月刃斧从一旁的林间空地走过来,挥出手里的斧子将尤塔司的头颅砍下来。

    卡特琳娜将莫拉雅的眼睛遮住,并将她揽在怀里,不让她去看河边刑场,卡兰措也是拎着黛博拉的耳朵,将她拽到平台的另一边,黛博拉胡乱的拍动翅膀,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卡兰措的那只手。

    这一刻,树顶的平台格外安静,海蒂老师闭上眼睛,虽然她站在人群中,却是显得格外孤独。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