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绣弃妻 > 第618章 我叫程怡君

第618章 我叫程怡君

 热门推荐:
    一进密谈室,莫忘就拿出一张纸,上面记录了尹晖同尹青云父子对话的大致内容:“开平说他更擅长暗探,我就让他多盯着那两房。没想到,第一天就盯来了宁州尹家的野心。”

    知若很快扫了一眼,递给梁大海,笑道:“太子大概是笃定他那些妻妾的娘家不可能背叛他吧?”太子即位后,良娣一般都能得个二品妃位,至少也是贵嫔,若不是太子做了什么事让尹青云父子彻底凉了心,又怎么可能放弃太子这条金大腿?

    梁大海倒是没有太惊讶:“都在传说尹良娣现在日子不好过呢,堪比关冷宫,还有太子即将被发配去西北也是真的。”宁州尹家那些人眼里只有从龙之功,只要他们觉得必要,放弃一个女儿并不是多难的事。

    “对了,”说到西北,莫忘想起一件事,“有个叫何毅的人,今日似乎一直在蛊惑二少爷放弃科考去西北从军,倒是没有直说,只一直在推崇前朝那个叫赵一龙的少年将军,还说什么太子很看好明辉少爷。”

    “何毅?”知若皱起眉头。

    梁大海对何毅倒是没有怀疑太多,只是不悦于何毅的目光短浅:“糊涂!明辉才十四岁不到,上什么战场?那个赵一龙当初可是没得选择,而且人家上战场的时候也已经十五岁了。”

    赵一龙是传说中三四百年前的人物了,据传他的父亲在同北方游牧民族的战斗中,因为有奸细泄露作战计划,在本已抢占先机的情况下一路败北、连失五城,被十数个朝廷大员联名要求承担罪责。

    赵家上下三百多人被投入牢狱,等待他们的将是赵将军被斩首、其他男丁流放南蛮之地、女眷充入官妓的悲惨下场。这时,战况依然惨烈,赵将军刚满十五岁的儿子赵一龙向那时的皇帝提出代父出征、将功赎罪。最终,赵一龙不但收复了五城,还一直打到敌人的都城。

    知若想了一会儿,问道:“辉儿什么反应?”明辉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只会拼命打拳来发泄的小男孩了。

    莫忘勾了勾唇角:“二少爷说他在皇上面前说了要考中武进士,万一考不中只不过是吹牛皮吹爆了,而临阵脱逃只怕会被人告欺君之罪。”

    “临阵脱逃?”梁大海哈哈大笑,“嗯,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不是会说话,”知若摇头笑道,“他是真这么想的。”自小受了父亲的潜移默化,明辉再怎么学谋略,骨子里的实诚都不会变,自小就信奉“一口唾沫一个钉”,他现在逐渐沉稳就是表现在不会那么冲动,还有不会随便答应别人什么,也就是不会随便吐出“一口唾沫”。

    “还有,”知若继续道,“何毅的妹妹是靖国公府世子侧夫人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现在还有一个消息,他或许很快就会成为尹晖的女婿。”

    “什么?”梁大海变了脸色,眼里也多了一抹深究,因为当年的仗义执言,何毅三人在他这里是很有好感的。但是……,有句话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莫忘之前不知道何毅这个人,所以完全是凭直觉和观察评价:“那人同二少爷说话的时候,眼神很不真诚,还有明显的不耐烦,尤其是二少爷拒绝了他之后。但是看到铭世子爷过去找二少爷,马上又换了一副脸色,也不再提从军之事。”他真不觉得那是一个好人,否则也不会特意跟大姑娘提起这事,毕竟二少爷已经拒绝了,并没有受其蛊惑。

    知若凉凉地笑了笑,想起三年前在父母坟前,何毅也是几乎毫不掩饰地追问她,他这是有多么轻视他们姐弟?文学大

    梁大海深知莫忘的能力,自然相信他的洞察力,听了他的话,眼中的郁结之色越发浓郁了,暗自决定,回去后就让人盯着点何毅。

    三人正在聊着府里护卫力量的加强措施,门外响起叩门声,守在外面的如春的声音传来:“大姑娘,开平抓到一个小贼。”

    如冬开了门,如春走进来道:“开平和齐三郎抓了一个小贼,那个贼说要求见你,他……”

    话未说完,就被梁大海皱着眉头打断了:“荒唐!大姑娘是谁想见就能见的?”按理说,金开平和齐三郎都不是如此糊涂才对。

    如春赶紧继续道:“那个贼长得同阿娟婶几乎一模一样。”

    梁大海、莫忘:“……”什么意思?怎么跟阿娟婶扯上了?总不会是阿娟婶扮贼?

    知若:“……”脑中一个激灵,那晚盯着知卉头上看的那个山匪头目?她记得阿娟婶说过她和她弟弟是双胞胎。

    “应该是那晚抓住秋嫣然二人做人质的那个山贼,”知若先给梁大海和莫忘透了个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阿娟婶的双胞胎弟弟。”

    梁大海、莫忘:“……”

    知若还不能确定,所以也没有解释太多,对如春道:“让他们进来吧。”

    如春点头,走到门口招了招手,金开平二人押着一个黑衣人进来了,那人脸上的蒙布已被取下,那张脸……,如果阿娟婶女扮男装,应该就是这样,哦,还要粘上假胡子。

    黑衣人刚才先后看见齐三郎和如春脸上的惊讶之色,这会儿又在梁大海和莫忘脸上看到同样的神色,心里已经有底,基本上确定他们都认识他失散多年的姐姐。倒是尹大姑娘面上无波,似乎并没有那么意外。

    “我本名程怡君,现在叫程二猛,”程二猛开门见山道,“我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程仪娟,在我十五岁那年,我被人掳走,自那以后我们姐弟再没相见过。”

    梁大海更急于确定另外一个问题:“你是那晚想带走尹大姑娘的山贼?”

    “是,”程二猛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你怎么认出我的?”那几日他感染了风寒,嗓子沙哑,声音几乎都变了。

    梁大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那你还敢来?不怕我直接将你送去官府?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们认识你口中的程仪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