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照打

 热门推荐:
    刘氏一到客厅门外,就看见里面的惨状,不敢相信的捂着嘴,犹豫片刻还是抬脚迈了进去。

    “母亲,父亲,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啊。”刘氏寻到婆婆和公公的身影,看着他们的情形并不比自己男人好到哪里去。

    尤其是婆婆,不是身上的衣着和发饰,她都不敢认了。

    “云珠,这谁啊,脸上的粉扑的这么厚,是因为怕冷么?”牧莹宝大致的已经猜出了进来女子的身份,故意问到。

    唐云珠还没开口回应,跟着刘氏进来的婢女抢着开口了;“这是我家夫人。”

    “你家夫人?云珠你婆婆么?那她又是谁?”牧莹宝当然听懂那婢女的夫人所指,很是纳闷的问唐云珠。

    “你,你,你浑说什么,这是我家少夫人。”婢女刚刚进来,被客厅内的情形吓到了,所以,把少夫人说成了夫人。其实,平日私底下,为了讨主子开心,她就是这么喊的。

    “哦,少夫人?我没记错的话,云珠你与他们家少爷还没和离吧?”牧莹宝冷笑着问。

    刚刚那刘氏一进这客厅,牧莹宝就看着她不顺眼了。

    脸上的妆画得很艳不说,那眉毛,那眼睛怎么看,都带着一股子狐媚劲儿。

    最来气的是,唐云娘与付宝贵还没和离,她这就成了少夫人了。

    可见,这个称呼,不是短时间内才改的。

    “你们是何人,我们付家的事,轮得到你们来说教么?”刘氏很是心疼的搂着婆婆的胳膊,质问着。

    眼睛看向牧莹宝身边的唐云珠,出去一趟回来,竟然穿上了这么好的衣裙,这是要回来诱惑少爷,想保住她正妻之位?还是故意撑面子的?

    可是,不对啊,若是这样的话,那怎么会闹成这样了?

    还有那大肚婆身边的男子,怎么这么英俊,有这位一比,再想想少爷,哎,只怪自己命不好。

    “夫人,坐下说话吧,别为了这等上不了台面的累到。”薛文宇见那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心里犯膈应,温声的招呼着媳妇。

    “你,你说谁是上不了台面的?”刘氏被损,再看向薛文宇也不觉得他英俊了,更不觉得自己遗憾了。

    薛文宇也懒得搭理这女人,从袖袋中摸到一个核桃,轻轻一握,就听咔的一声响,然后剥了一个完整的核桃仁出来,递给了牧莹宝。

    这男的会功夫,刘氏被那手捏核桃的动作,吓到。

    同时心里也很是纳闷儿,娘家早就查过唐氏的娘家,并没有特别厉害的人物啊。

    “我说姐姐,妹妹真是佩服你呢,夫君还没给你休书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下家了?可惜啊,看看人家也是怀了身子的,就算要了你,恐怕也是因为人家夫人有孕在身,不能贴身伺候,所以找了你做临时暖床的吧。”刘氏眼睛一转,笑着开口道。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说;“南珠你莫急,我来。”

    然后,就见那手捏核桃的男人身侧一人,冲到自己面前,抡起巴掌就扇了过来。有缘书吧

    对方动作太快,又太突然,刘氏根本就来不及的反应,跟婆婆袁氏一样的,只听见声响,只看见眼前几下一晃,只感觉面颊火辣辣的痛。

    刘氏其实不知道,她与婆婆袁氏还是有所不同的,袁氏是南珠动手,只是感觉脸火辣辣的疼,然后开始红肿。

    而刘氏呢,打她的人是男的,力道就算有所保留,也还是把她打得脑袋嗡嗡的。

    “你不怕被其他人知道打了女人,笑话你啊。”南珠看着图子回转的时候对自己的笑意,忍不住的来了一句。

    “有什么可怕的,我这不是怕你手疼么。”图子嘿嘿一笑说道。

    “哎呦喂,夫君啊,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牧莹宝很是夸张的来了一句,还用手摸摸自己的双臂。

    薛文宇笑着看向图子,不错啊,都敢这么当众说情话了!真是难怪南珠这朵鲜花,会插在他这。

    南珠也闹了个大红脸,却还是看向那刘氏,刚刚是想动手来着,但是被图子抢了去。

    “龌蹉的人,才会说出龌蹉的话来,打你几耳光让你长个记性,再敢说不该说的,本姑娘不介意撕烂你的嘴。”打人没打着,话还是要说的。

    这时,去而复返的付宝贵进来了,看着双颊红肿,嘴角流血的刘氏就是一愣,这么会儿的功夫,她怎么也被打了?

    “云珠啊,莫要气,莫要伤心难过,什么叫一丘之貉,蛇鼠一窝,看见了没,这就是了。他们是一样的人,他们才能做一家人,不是我嘴损,我敢保证,他们的子孙后代也都是这样的。

    而你,跟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怎么可能好好的一起生活呢。”牧莹宝看着一旁难过至极的唐云珠,正色的对她说到。

    “夫人,云珠不难过,云珠只是气自己,怎么早没有勇气离开这里,白白的被他们作践好几年。”唐云珠苦笑的对牧莹宝说到。

    牧莹宝闻言,牵过她的手;“还不晚,还不晚,你才十八呢,你心底善良,长的也美,会找到属于你的良缘良配的。”

    “切瞎安慰什么人,长得再美,不会下蛋谁会要她?就算有人看中她相貌要了她,怕也只是做小妾吧,何况还是被休的。”刘氏的婢女,看着自家主子被打,而自己啥事没有,她能想到等下回去,没旁人在的时候,主子在这受的气都是要撒在她身上的。

    于是,婢女想赶紧的补救一下,避免等下自己受罪。

    “嗯,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我忘记告诉你们,我呢是个大夫,已经替她把过脉了,她只是身体有点小问题,并不是不能生育。只要我开几服药,她服用后,只要她自己不嫌累,想生几个孩子,都可以。

    还有,我出面为她说媒,她不止能做正室,她将来的丈夫,还不会纳小妾。

    不信的话也没关系,只要老天爷不打雷劈死你们,你们会有机会看到的。”牧莹宝笑眯眯的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什么,你说云珠她能生育?”刚进来的付宝贵忽然开口问到,语气里很是激动。

    “夫君?”

    “混账,过来。”付金山听不下去了,低声呵斥着,示意儿子过去。

    家里闹成这样,外面也不知道啥情况,这小子竟然还有心思在意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