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不当炮灰 > 第2045章 无辜的女人1

第2045章 无辜的女人1

 热门推荐:
    对方的这个许愿,也是安然愿意接这个任务的原因,因为对方的想法实在是太仁爱了,许多生了怨气的女人,很喜欢许一些报复男人之类的愿,但原身,在遭受了那样大的残酷折磨后,想到的,竟然是天下人,这让安然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任务,就接了下来,哪怕这不是悬赏任务,没有多余的生命值,只有系统给的任务额,但看在她这么朴实的想法上,她也将任务接了。

    其实安然想告诉她,这世界上已经有地方实现她说的了,安然现实中的世界,虽然也还存在种种不足,但起码,穷人就算日子过的不好,也不至于活不下去,随便打点零工也过的下去,患大病或残疾,失去劳动能力的人,国家还会提供低保,让你起码能有口饭吃,绝对不会活不下去。

    至于刑法……现在早没这些残酷的刑法了,相反,人们往往还抱怨,有些人判的轻了,只考虑犯罪的人的人、权,不顾被害者的人、权。

    尤其是一些人抱怨,未成年杀人都不治罪,简直是气人,完全不会发生她子女那样,还没成年,却被骑木驴,凌迟处死的事。

    安然进任务的时间点,已经是原身丈夫去造、反,她带着年幼的子女在家的时候了。

    有人可能会说了,谁让吕氏不跟丈夫和离,和离了不就不用担心被连累了吗?

    这怎么可能,朝廷会放过吕氏和子女?和离了也照样是这样一个下场,从她丈夫参加造反,然后失败的时候就注定了是这样一个结果,毕竟反贼首领的子女,怎么可能让他们还活着!

    况且,原身是一个乡下农妇,估计还不知道和离是怎么一回事呢。

    更甚,她如果真跟丈夫和离了,在乡下还不知道会被人怎么指指点点呢。

    如果和离不嫁,不可能,毕竟在古代,谁家会养老姑娘,兄弟和他们的媳妇不会容许一个不嫁人的大姑子小姑子存在的。

    嫁人,到时搞不好还要连累新的丈夫——前夫没失败前,搞不好会被前夫那边的人找麻烦;失败后,就是朝廷找麻烦了。

    看看,就是想和离,都不方便,所以原身的处境很难,无论怎么做,都是死路。

    不过对于安然来说,这个任务并不是很难,因为安然以前就做过类似的任务,无非就是将旧制度推倒重建罢了,这事她做的很轻车熟路。

    虽然轻车熟路,但因原身是一个乡下农妇,怎么做,不让人觉得她是妖邪附体,人物ooc,她还是要想一想的。

    另外,原身有丈夫子女,也跟她以前做任务时,是光棍一条不一样,光棍一条的时候,行事方便,这有丈夫子女,做起来就不方便了。

    首先一条,她要行事晚了,只怕来不及自救,会跟原身一样,被朝廷捉去。

    但她要行事早了,可能已有势力,那在丈夫要兵败要死时,不救不合适,毕竟总不能见死不救,她怕这样原身会不会不高兴,不打五星,毕竟说是怨恨丈夫连累了他们,但其实原身对丈夫还是有感情的,不见得愿意看他被凌迟处死。

    但要是救了……在这个时代你有再大的能量,你有丈夫儿子,做妇女的可能就不能抢风头了,可能会有人让你将权力让给丈夫儿子,不给的话,也许丈夫会觉得别扭,毕竟对方本来也是一个首领,不见得愿意屈居妻子之下的。

    当然,这些安然肯定能解决得了,但肯定不像光棍一条那样方便,一个解决不好,原身可能还不会打五星,这大概就是这个任务的不方便之处了。

    不过这些暂时还不用安然去想,她现在首先一条,是要将自己的武功练出来,然后慢慢培养自己的力量。——这儿也同样是个没灵气的世界,她没法修炼,只能习武。

    而这些,自然不是一个乡下农妇会的,所以她需要给自己做些安排。

    于是这天,就在安然像原身那样,做着每天例行要做的事——跟邻居们挑着桶,去很远很远一个大户人家的水井打水时,便碰到了一个白胡子老道,拦住了安然的去路。

    这个白胡子老道自然就是安然安排的了,是她的智能机器人。

    这个智能机器人的形象之所以是白胡子老道的形象,是安然为了符合这个时代的人,对老神仙的想像,才搞的,况且,弄个年轻人形象,也会让吕氏被人传风言风语啊,所以白胡子老道的形象最合适。

    这样一来,以后她不管是会武功,还是会其他什么,都可以推给智能机器人了,说是对方教的了。

    当下就听那智能机器人按她设置的程序,上下打量她一番,道:“老道看你骨骼清奇,是习武的好材料,可愿跟老道习武?”

    安然听了白胡子老道的话,一副乡下农妇不知事的样子,懵懂地道:“可……可是道长,我还要挑水,不挑水,家里没水吃。”

    其实村里也有一口井,但那井不深,所以早没水了,现在他们只能去镇上一个大户人家的水井打水。

    镇上那个大户人家,早在这地方民乱之后,就带着全家老小和财产跑了,怕被流民波及,会被这些流民抢劫一空。

    因家里没人了,而水井里还有水,所以便成为附近人们打水的所在。

    虽然原身家里是老弱妇孺,但因原身丈夫是义军首领,这村里不少人都是跟着她丈夫做事的,所以大家一起出来挑水,倒也没什么人欺负他们老弱妇孺。

    那白胡子老道道:“没事,等你把水挑好,再跟我去习武不迟。”

    安然犹豫了下便答应了,道:“我回去跟公婆说一声。”

    这个时代的乡下农妇,这样大的事,哪敢不跟公婆说的,所以安然便这样道。

    那白胡子老道道:“你尽管说去。”

    当下安然便与众人去挑水。

    其中有一个叫陈六娘的妇女便问她道:“吕姐姐,你真要跟那个来历不明的老道习武么?”

    这个陈六娘的丈夫也跟着原身丈夫起事,所以两人一向说的来,这时看有个奇奇怪怪的老道要教安然习武,她便这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