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影子必须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影子必须割

 热门推荐:
    林炎也是阿尔法的学生。

    郑清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阿尔法的学生,要么血脉高贵、要么天赋出色、要么非常有钱。

    这三个条件里总有一个非常突出的。

    比如弗里德曼爵士,血脉高贵、天赋出色、而且很有钱,属于非常传统的正三角形存在,因而能争夺奥古斯都的头衔。

    与之相比,麦克·金·瑟普拉诺天赋过于出色,如同一个突破极值的锐角,硬生生给自己攒出了偌大的财产,剑走偏锋,反而成为了此次奥古斯都争夺战里最大的胜利者。

    林炎的血脉虽不出众,但制作魔药的天赋出色,也为他攒了一笔不小的财富,所以有勇气在入校第一个星期就挥舞着玉币上门收购宥罪猎队。

    回到课堂上。

    安德鲁·泰勒则属于与林炎不同的另一个钝角三角形,他的天赋不高,但家族非常有钱,而且血脉也说得过去,因而混进了瑟普拉诺的圈子,近半年在阿尔法堡晃的风生水起,与刚刚入校时的窘迫截然不同。

    正常来说,在阿尔法学院最看重的应该就是血脉,但随着瑟普拉诺的上位,随着林炎与安德鲁的出头,很明显,那座充满偏见的古堡里正在发生某些非常有趣的变化。

    与之相比,发生在另外三所学院里的故事就显得有些乏善可陈了。

    九有学院的学生们依旧日复一日的考试,星空学院的学生们仍旧每天徘徊在星空魔方与校医院之间,还有亚特拉斯的学生,除了念经,他们几乎没有更多其他爱好了。

    郑清用力晃了晃脑袋,把脑子里那些一闪而逝的杂乱念头掐灭——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那份精力药剂的副作用,郑清感觉自己思维现在变得格外活跃。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讲台上,魔法生物学老师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安德鲁·泰勒便顺势站起身,用他那嘶哑低沉的声音问道:“巫师呢?教授。你之前说魔法生物施展魔法需要付出代价,那巫师也拥有施展魔法的能力,我们付出的代价有是什么呢?”

    “巫师?”

    讲台上的年轻老师扬起了眉毛,似乎很高兴有同学聊起这个话题:“这也是我需要额外提醒的一点。”

    “你们一定要记住,巫师就是巫师,巫师不属于魔法生物。我们是通过学习掌握了施展魔法的技艺,这与魔法生物天生具备的施展魔法的能力有本质上的区别……但是你们需要注意的是,巫师施展魔法并非不需要代价,只不过我们通过高超的施法技巧,将这些代价进行了等价转移,转移到其他魔法材料上去了。”

    “比如黄皮纸、朱砂、黑曜石雕琢的阵盘、黄铜打造的符器、以至于你们正在使用的法书、手中握着的羽毛笔,等等。它们代替巫师承载了自然对我们施展魔法的反噬。”

    “当然,随着时代发展,也有部分巫师‘选择’了这种更简单的传承方式。”

    “譬如血族、狼人,又或者‘术士’,等等。相应的,他们就需要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血族对阳光与银元素的过敏,狼人在月光下的烦躁,以及术士对魔法的‘弱掌控’、施法‘天花板’等现象,都属于这些代价的一部分……”

    甘老师并不知道安德鲁是狼人,所以举例子的时候显得非常随意,并无一丝避讳。而出乎郑清的预料,安德鲁·泰勒也在课堂上表现出足够的恭敬,并没有因为老师的例子闹情绪。

    这与去年他在学校的作风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

    当天晚上,403宿舍熄灯后的闲聊中,郑清与舍友们聊起了下午的选修课,顺便感慨了几句‘人是会成长的’‘学校把一头野狼训成了猎犬’云云。

    只不过出乎预料,其他两人——迪伦因为昼夜颠倒的作息,此时并不在寝室——更在意那位魔法生物学老师说过的话。

    “安德鲁的变化确实有趣……但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你们那位甘老师的话。”

    辛胖子撸着团团,声音淹没在肥猫长一声短一声的呼噜中:“你们那个魔法生物学老师的用词就很讲究嘛——这属于特定关系下的有序传承。”

    “怎么说?”

    “血脉与财富可以传承,这点不用解释了吧。至于天赋,正常而言,天赋出众的巫师后代也会拥有相似出众的天赋……这也是为什么巫师界会有那么多占卜师家族、炼金师家族、魔药家族等等。”

    胖巫师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一条条分析着,郑清似乎可以看到他把手放在团团背上,一根根掰着指头的模样:

    “……阿尔法学院与其说是靠‘天赋’挑选学生,不如说是靠‘荫泽’挑选学生。所以他们总能在巫师界获得最有力的依靠。”

    “并不是这样的。”萧笑显然不同意胖子的观点:“阿尔法只不过到了变革的年代。还记得大一入学专机上我们讨论过的那番话吗?”

    郑清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

    鬼才能记得一年前闲聊时说的话。

    或许意识到其他人想不起来,萧大博士非常体贴的补充道:“就是传统与变革的讨论。在我看来,传统与变革就像阴阳鱼的两部分,事物总是在不断变革中的,变革前期很激烈,像阴阳鱼尖锐的那部分,变革后期变得沉重而难以变化,如阴阳鱼后面沉重的尾巴。”

    “变革的尽头熵值最大,是死板,是教条,是凝固……然后它们就会变成新诞生的传统。这些新诞生的传统随着时间推移,又会遭遇新的变革……”

    黑暗中,肥猫的呼噜声外又增添了一份新的呼噜声,影影绰绰,应该是辛胖子的声音。看样子他也耐不住萧大博士枯燥乏味的理论分析了。

    郑清觉得萧笑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

    在彻底睡过去前的最后一个瞬间,他的脑海闪过下午课堂上自己那条作怪的影子,顿时从黑暗中拽出了最后一个混乱、坚定、而又清晰的念头——桃之助可以活,但影子必须割!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