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扶明录 > 第1702章

第1702章

 热门推荐: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阮韵嘉和万氏商议的当晚便轻骑前往元谋,两地相隔数三四百里,让他好一顿跑,日夜不停紧赶慢赶也奔了两个日夜在黄昏时抵达,遣人通报,很快吾必奎就亲自出迎,将他迎入城内。

    而这时阮韵嘉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城内正在紧张的打包粮草,兵马整装待发,这是要作甚?

    “云南再无俺立足之地,不日那沐天波必发兵来剿,俺决定入川投靠张献忠”吾必奎一脸的憋屈和不舍:“只可惜了祖上的百年基业了~!”阮韵嘉一听心中大喜,我擦,来的正是时候啊:“大土司当知吾来之意吧”

    吾必奎装模做样:“听闻沙定洲阴沟翻船了,想必日子也不好过吧”。

    何止阴沟翻船啊……阮韵嘉便滔滔不绝的将吾必奎早都知道的事情又重新说了一遍,什么他们计划原本很精密结果被锦衣卫盯上了,然后沙定洲被俘,万氏围城救援却在关键时刻被一支兵马从后**溃散四逃,如今沐天波便让他们来打吾必奎将功赎罪……各种巴拉了半天,吾必奎“大吃一惊”;啥玩意,沙定洲被捉了,啥玩意,你是来攻伐我的……

    阮韵嘉耐着性子将自己此行目的说了,吾必奎皱眉久久不语,阮韵嘉有些急了:“大土司,眼下已无退路,您都准备背井离乡投奔张献忠了,难道还不敢联手干一场,这次只要咱们谨慎些,翻身的机会很大呀!”

    吾必奎摇摇头,突然笑了:“倒不是不敢干,而是没想到穷途末路之际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敢相信啊!”

    阮韵嘉听了叹口气:“穷途末路之际却也是势如破竹之时,眼下局势沐天波多有忌惮才让咱们互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吾等眼下已是无路可退何不破釜沉舟,这大明朝容不下吾等,那便跟着大西朝,吾主上说了,事成之后平分云南!”

    “可那张献忠是否愿意?”吾必奎有些担忧,阮韵嘉嘿嘿笑了:“李自成东征受挫偏安一隅,朝廷也得以喘口气,一旦北边将李自成收拾了,下一个就是他,所以他现在也急切找帮手,听闻他现如今就在四川境内到处拉拢各地土司,咱们投靠,他求之不得啊,若得四川云南两地,他就做大了”

    “可你觉得沐天波会那么大意么,他难道就不会防备咱们暗中联手了么?”吾必奎摸着络腮胡子,阮韵嘉轻笑:“他自然不会轻信,所以咱们要将戏演的真一些,最多三五日后万氏会率大军前来攻伐大土司您,当然了那个时候咱们是打的难分难解……这中间互有胜败,只需拖得十天半月,那时候张献忠要出兵的消息一旦传过来,沐天波便无暇吾等,咱们便有可缓口气了,一旦等张献忠的兵马真的入川,吾等便趁机而起,那时……嘿嘿。”

    阮韵嘉巧舌如簧说的头头是道,吾必奎动了心但却保持着理智:“此事不同小可,稍有不慎再无回头之路,若败了祖业尽毁,且不可尽信于你,谁能保证你不是故意来诓骗我,实则真心为沐王府来征伐我的”。

    “此心天地可鉴,如今吾主上身陷囹圄蒙自危在旦夕,情形与大土司您无二,何以要诓骗您呢”阮韵嘉有些急了,但也理解吾必奎的担忧:“如何才能取信您?”

    吾必奎低头想了一下:“要取信俺也不难,让万氏来走一遭,亲自与俺见上一面,还有……”说着长长叹口气:“为了以备不测,还得留条后路”。

    “大土司所言的后路是……”阮韵嘉眉头一挑,吾必奎道:“将城中粮草细软皆运往他处,若事败尚有活路可走,不至于灭顶之灾!”说着看向阮韵嘉微微一笑:“你该懂了吧”。

    “懂,懂,这期间兵马所用粮草,则由我方提供,只要大土司愿意共商大计一切好说!”阮韵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随后两人又详聊至深夜阮韵嘉不顾疲惫连夜返回。

    前脚刚送走阮韵嘉,吾必奎则召集心腹商议。

    若说刚才阮韵嘉的提议他动心了没?

    绝对动心了。

    但他并不打算上船。

    原因很简单,万氏这些计划,全在沐王府的掌握之中,沐天波早料到万氏那边会同他暗通曲款,甚至明打明的给吾必奎说过了。至于当前局势阮韵嘉分析的没错,沐天波因为忌惮张献忠因为不敢直接同时对他俩家动手,也担心他俩家联手,但他却错过了一个细节!

    那个让吾必奎现在想起来还汗毛竖起的年轻人。

    在沐王府里他见过那个年轻人,话很少,但气场足杀气很重而且沐天波对其还很恭敬,他不知道那个人真实身份,但当他知道就是这个人率领千余骑轻轻松松就将万氏的上万人冲杀溃逃后,他就知道,这次无论沙定洲和万氏玩什么把戏都死定了!

    他还不想死,他想将功赎罪!

    所以,前一阵沙定洲在他最危急的时候救了他一命,这一次,他要用沙定洲的命来换自己的命!

    死道友不死贫道!

    当然,仅凭沙定洲的命还不足以换取自己的性命和族人安全,还需要数十万银子和上万石粮食的赔偿,这代价很大,但吾必奎咬咬牙还出的起。

    或许会有人想,土司能这么有钱么?

    土司是什么?

    就是当地的土县长,市长,大地主,大财阀,享受族人供奉(各种税收)而且有的还不用给朝廷交税,他们都是世袭的大家族,有的都长达数百年之久,虽不及王府那般富有,但也是当地首富,几十万两银子虽不算少了,但也不至于让其倾家荡产。

    破财免灾,吾必奎认了。

    他现在没别的乱七八糟想法,只想着帮沐王府铲平沙定洲将功赎罪,而万氏那边果然不出沐王府所料派人来联络“共商大计”吾必奎也发挥了其精湛的演技,该吃惊的吃惊,该大喜的大喜,甚至为了掩藏给杨畏知押运粮草的事实,托词是转移财产,这让阮韵嘉一点儿都没怀疑。

    在阮韵嘉去往元谋去见吾必奎的同时,万氏也回阿迷州了,她本欲亲自提兵攻伐吾必奎,可又担心大本营有失,虽然阮韵嘉已经从沐天波那里得到了保证,绝对不会趁其空虚发兵入境也勒令周边土司不得伺机报复(主要针对宁州禄永命)

    抽红包!

    但兵不厌诈,没人会把这种保证放在心上的,万氏心里清楚即便他答应了沐天波合作的要求,但沐天波还会防备着他,所以她何尝不是在地方沐天波,只是眼下手上仅余王朔一个大将可用,她只能亲自坐镇大本营。

    万氏的行动是迅速的,比当初沐天波召令围剿吾必奎时的动作快多了,调集兵马粮草,短短一天内便集合三千兵马,随后由王朔挂帅开拔发兵元谋,三千兵马虽不多,但万氏觉得足够揍趴那个落水狗了,更何况此番是去演戏的!

    王朔率部小心翼翼的通过了禄永命的地盘,确实没遭到袭击者让他松了口气,但距离昆明越来越近依然让他心有余悸,那一幕太难忘了,他的另外三个小伙伴没个声响就战死城下。

    尚未及昆明时,王朔遇到了从元谋回来的阮韵嘉,告知兵马先行,让他跟自己先会阿迷州。

    万氏得知吾必奎要见自己时并未多意外,毕竟这货现在已是落水狗对谁都信不过的,话说回来,任谁也会有所顾虑的呀!人心隔肚皮谁知道真真假假。

    而且万氏确实也不怀疑吾必奎能有什么坏心思,毕竟从阮韵嘉口中得知,这货已经在打包准备跑路了,甚至还有些佩服他的魄力,毕竟舍弃家业说走就走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至少自己现在就不行。

    于是为了大业,万氏决定亲自前去征伐吾必奎,留王朔坐镇大本营,阮韵嘉则与她同行,行军打仗不能缺了军师,眼下汤嘉宾不在阮韵嘉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