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

 热门推荐:
    “……是的,是这样的,所以现在的局势其实已经相当不妙了,第二战场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扩张!战事的蔓延、战争级别的上升、受灾民众的增长、以及越来越多的失地……每过一日,我的心脏都会为之下沉一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我个人能力的有限。噢,我相信同样心系灾情的你——我的韦斯莱先生——你一定也一直在为这样每况愈下的战局所日夜困扰着!”

    自双方在营帐内各自坐定起,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但马克西姆却仍旧在那里兀自絮叨着、慨叹着,并频频向坐在对面的比尔倾吐着内心的遗憾。

    当然了,基本都是从她的个人角度谈及的。

    又是片刻之后,马克西姆才仿佛有些倦了似的稍稍换了个更舒适些的坐姿,随即叹了口气话题突然一转道:

    “说起来,当初由麦克莱恩先生一马当先力挫古代黑巫师海尔波、为大批的迁移逃难者挺身而出阻击活尸大军的景象,至今仍是历历在目呐!玛卡·麦克莱恩先生,不愧为阿不思·邓布利多钦定的后继者……不,可以说,他就是这个时代的邓布利多,不是吗?”

    在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马克西姆将“是”这个词儿念得特别用力,好像不这样就不足以诠释她对对方的认可与肯定似的。

    而另一边,比尔对忽然间将谈话内容转到了玛卡身上的马克西姆的这番称赞,显然多少有点反应不及。虽说以他的聪明,当即便意识到对方似乎终于要说到正题上来了,这一时间却仍不清楚对方在这个时候提及玛卡的真实意图。

    “呃,是啊!”比尔略有些干巴巴地应了一声,“他的功绩,就如同他的魔法成就一样,是毋庸置疑的——虽然说实话,即便当初玛卡带着我们已经出了全力,可当这场灾难陡然袭来之际……能够让部分灾民成功迁移出境,都已经是在法国布洛瓦家的倾力支持下才勉强做到的了。”

    在仍不知道马克西姆具体目的的情况下,比尔也只能姑且附和着,把话说得有些模棱两可,并没有将自己的观点表达得太过鲜明。

    不过马克西姆倒是似乎并不在意比尔怎么想,见后者说完,她便很是随意地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说道:

    “总之,麦克莱恩先生在对这场灾难的抗争中所发挥出来的作用,绝对是无人能及的。要是没有他,恐怕现如今我们失去的便早已不只是英国、丹麦、荷兰与德国了!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目前在第二战场肆虐的活尸都是后出现在丹麦与荷兰的,而非当初占领了英国的那第一批——这都是只身返回英国灾地的麦克莱恩先生的功劳!是他,将整体数量比如今在第二战场活动的活尸群还要多上几倍的头一批活尸大军,全部牵制在了英国境内的缘故!”

    马克西姆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甚至忍不住在桌上重重拍了一掌,可比尔却是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且先不论马克西姆夫人说的这些是对是错,但至少据他所知,说是玛卡将英国境内的活尸全部牵制在海对面的这种判断,绝对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哪怕多种迹象表明,实际情况还真有可能就是如此。

    毕竟,别说之前玛卡深入灾地后的情况了,甚至就连事后跟了进去的赫敏等人、以及近日以来才闯进去的卢平他们的活动情报,外界都至今一无所知。

    海对面那片恐怖的灾难之地的情报收集工作,实在是太难以进行了。

    然而,今天马克西姆却像是早就有了确切消息似的,把话说得那般肯定。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真的早已另有渠道获知了那片阴云底下的实际情形,抑或完全就是在那儿拿着猜测当真理?

    如果是后者的话……

    “马克西姆夫人,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最近比尔时而会有些头疼,这是因为事务繁忙压力过大,常常便会蹙眉思考问题所导致的,只是平日里比尔并不在人前表现出来。只有像昨夜那样休息少了的时候,因为身体同样疲倦,才会遮掩不住显露出些许来,这也是之前被芙蓉察觉到了他状态不佳的原因。

    而今面对马克西姆那一再地顾左右而言他,绕得久了,他终于是有些没耐心了。

    “唔?”

    眼见比尔脸上的礼节性笑容下一子褪去,措辞也不再柔和委婉,马克西姆笑了笑,却是依旧面带微笑,但回话时的语气却也逐渐清冷了起来。

    “当然是,为‘英雄’歌功颂德了。”她道,“因为你知道的,这些话,我已经没法儿对着本人说了不是吗?”

    话音未落,原本因头疼而揉着太阳穴的比尔动作立时一顿,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最清楚的吗?”马克西姆夫人摊了摊手,静静地注视着他道,“还是说你以为,有些事情我不该知道?”

    “夫人!”

    眼看着本就非常微妙的气氛当中,开始多出了一丝火药味,藏在外围的芙蓉终于按捺不住,使劲拨开人群挤到了马克西姆夫人的身边。

    在拉着这位熟悉而又变得有些陌生的师长的袖子,面带央求地唤了一声后,芙蓉蓦地扭头,冲着营帐里的其他人道:

    “各位,烦请先出去一下可以吗?我这里有些私事,想与马克西姆夫……马克西姆会长单独谈一谈,还请各位能给我们一些空间……”

    “我看没这个必要。”

    马克西姆伸手在芙蓉抓住自己袖管的手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隐约间似乎带着些许温和,可话语却依旧强硬如初。

    “私事的话就之后再聊吧!亲爱的,我们现在在谈的是事关欧洲无数生灵生死的大事,你一直都是很懂事的,这个时候可不能——”

    “我有孩子了!”芙蓉冷不丁地打断了她的话语。

    “什么?”

    马克西姆一愣,随即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