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 > 第五章 甜头

第五章 甜头

 热门推荐:
    “强颜欢笑?”发现道长进门来时,脸色不对劲,沈云问过之后,才知道误会大了,“我哪有!”

    云景道长自然是不信的,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就跟喝醉了的人一样。一般来说,真正喝醉了的人,往往死活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

    沈云没有争辩,道出二子下午的时候带回来的新线索。

    听完,云景道长略加思索,便喜上眉梢:“这么说,妖王就是另一只守护兽。整件事情,也是妖王最后收的尾……”话未说完,脸上的笑容又凝住了。

    “怎么了?”沈云问道。

    “我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可能。”云景道长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道,“那个,孽畜很有可能也没有死。”

    “理由呢?”沈云微怔。他是真的不觉得混沌兽还有可能会活着。

    云景道长如实的道出自己下午接连卜了两卦,傍晚的时候,又抽空卜了一卦,三卦的卦相都没有任何的变化。他还是没法卜卦。

    “不过,和外头的秘密通道却是通了。”他捋着拂尘,叹道,“所以,我现在是完全被弄糊涂了。我想,最坏的情形,莫过于孽畜还没有死透吧。”

    “原来如此呀!”沈云却明显的神色变得又松快了许多,“你无法卜法,确实是孽畜使的坏。但是,现在还不能卜卦,却跟孽畜的死活,完全没有关系了。”

    “啊?”云景道长简直是喜出望外。因为主公能说得这么肯定,就意味着已经找到了解决他无法卜卦的法门。

    对于一个法修来说,还有什么比无法卜卦,更能令人觉得惶恐不安的?

    这几个月里,别看他明面上跟没事人一样,其实,全是装的。内心里,他是一点点的安全感也没有了,一步也不敢离开新营区。

    现在好了,问题能够被解决了!

    按住内心的欢喜,他急切的问道:“主公,这里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给你看样东西。”沈云说着,起身去后面的长案上取过来几张画稿。

    云景道长接过来,发现最上面的两张,墨迹还没完全干透。

    “这些是……阵图。你刚刚画出来的。”看到第三眼,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越看,皱得越紧。待看到最底下的那一张,两道眉毛已经在眉心处皱成了一团黑疙瘩。

    初看,是阵图;

    再看,没错,是阵图;

    可是越看越糊涂。

    完全看不懂。连是什么类型的阵,都看不出来。

    在阵道一道上,我也不至于这点眼力也没有吧……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阵图,他心底里又拿不准了。

    又从最底下的那一张,看到第一张。云景道长完全确定了——真的看不懂。一共十二张图纸,每一张图纸上都有很多的,他看着眼熟的阵符元素,但是,拼在一起,他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主公,这些都是什么?似阵又非阵,看似简单,却越看越复杂。”他抬起头来,拿着图纸,老老实实的问道。

    这时沈云又坐回了圈椅里,拿起手边的白瓷茶碗,象是品茶一般的喝了一口温开水:“就是阵图啊。”

    云景道长手里一颤,连忙又低下头去,一张又一张的看着。

    只是一连看了三张,他便放弃了,复又抬头,惊喜的问道:“主公,什么时候,你的阵道上又精进了许多?”

    沈云放下手里的茶碗,呵呵笑道:“挨了那么多的打,也不能白挨,总要讨到一点甜头的嘛。”

    云景道长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主公学东西,素来是举一反三,告诸往而知来者。这一回,能从传送古阵里学到些什么,在阵道上突飞猛进,再正常不过了。

    思及此,他欣喜若狂,捧着一叠图纸,跟捧着稀世的珍宝无二:“所以,这些全是传送阵?”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传送阵绝对是个好东西。但实在是耗费太高,是以,魏长老捣鼓了许多年,才修通了一条传送阵。

    修得起,用不起哇。

    魏长老一直想改进传送阵,降低其消耗。似乎一直未能如愿。

    现在,主公拿出图纸来了。依主公的脾性,肯定是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哈哈,我们也能将传送阵修得四通八达……

    沈云被他的模样给够乐了:“道长,口水快流出来了!”

    云景道长迅速回神,一点儿也不恼,再自然不过的砸摸着嘴巴,热切的问道:“到底是不是传送阵啊,主公?”

    沈云的回答却好比是一瓢凉水迎头浇上来。

    “不是。”

    云景道长眼里的热度明显下降:“那,它们是什么?”

    “算是地基。”沈云答道。

    “地基?”云景道长越发的糊涂起来——是我理解的那个地基吗?如果是的话……谁家的地基会修成这样?

    沈云很肯定的点点头:“传送古阵的里头,是以这样的阵图为基。所以,它才能在海底历经十几万年,仍然不倒不塌。”

    这么一说,云景道长觉得好理解多了。跳过纯粹的技术层而,进而一思索,他的眼睛复又亮了起来:“主公是想将这些用到我们新营区?”

    以前在边界的时候,他不止一次与魏长老讨论守护大阵、仙山,以及凡人界这三者间的关系。魏长老曾经他说过一个很大胆的猜想,即,仙山极有可能是一座超级庞大的悬浮岛。构成仙山之基的,是极其复杂的法阵。

    当时,云景道长听了,呆若木鸡。回过神来后,直道“难以想象”、“不可思议”云云。

    于是,魏长老给他看了石头岛的影岛。

    他顿时无话可说。

    在这之后,魏长老才跟进一步的说仙山四象扭曲之事实。而他反复参悟之后,慢慢的接受了。不然的话,打死他,他也不会信,仙山的四象在迅速的相互挤压、挪位、变形,使得仙山正一步一步的滑向崩塌的深渊。

    仙山早晚会崩。得出这样的结论后,他心里要说不着急,那是假的。可是,急又有什么用?魏长老在阵道上的造诣,不知道比他高出多少,也无能为力。他再着急,也无济于事啊。

    没有想到的是,主公竟然得了大机缘,窥见传送古阵的“地基”!

    这是不是意味着峰回路转,仙山有救了?

    以主公的行事风格,应该会先在新营区实验吧……

    沈云被他眼里的热切深深的感染了,点头道:“我正要跟你商量这事。时间很紧迫,我们必须抓紧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