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亡者征途 > 第一第百五十六章 血族

第一第百五十六章 血族

 热门推荐:
    吸血鬼自称是兽人之中的黑暗贵族,他们相貌俊美、风度翩翩,举止大方得体,谈吐风趣优雅,与通常意义上的兽人简直是两个极端,若不是具备“可变动物”与“可通过伤口感染将目标变成同类”这两个特点,几乎没人认为他们是兽人。由于猎魔人与教廷的活跃,吸血鬼几乎在哥特大陆销声匿迹。传说他们躲到了兽人的国度,在人迹罕至的山岭背面;又有人说他们隐匿在迷宫森林的边缘,好借精灵的威名保护自己。偶尔会传出目击记录,但在调查后往往不了了之,所以吸血鬼更像是人为虚构的形象而非真实存在过的生物;然而德古雷逊人最清楚不过,吸血鬼确实是存在的,被封印在光幕后的荒城就是明证。

    哥特大陆有着人类、精灵、兽人三大势力,在多年战争后三方分割大陆,迎来了难得的和平。德古雷逊即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它归属人类一方,与兽人疆土接壤,与其说是国家,更像是城邦的松散集合。它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境内有一座被教廷封印的无名城市,城市上方终云,显得那些高耸尖塔森恐怖。末交锋时教廷撤走了维持封印的部队,末交锋后血族帝君黯眼从城中走出,该城得名“灰烬之城”,取代威世登成为德古雷逊的新首都。

    也正是从这时候起,吸血鬼忽然宣称他们并非兽人,而是死灵生物……是比生灵更高等的阶级。

    ——————

    黑暗车厢中唯一的光源是清沂手上的灵魂之火。这团火仅仅是游离的灵魂能,没有精神烙印的它不会变成死灵生物,尽管如此,华莱士还是尽力离魂火远一些,好似魂火会跳起来咬他似的。

    清沂与华莱士二人正夜兼程赶向德古雷逊的首都——“灰烬之城”,乘坐的马车是为吸血鬼特制的,不仅没有窗户,门也封得严严实实,车材质坚硬得可以阻隔弩箭与子弹,车底有活门可供逃生。即便如此,吸血鬼一般不会冒险在白昼乘车,除非有个死灵王者着他这么做。

    “今晚必须给这个车通通风。”清沂挥挥手,试图把萦绕在鼻端的香气给扇走。“在我国,‘青碧之梦’可不是像你们这样滥用的。虽然我们不会轻易消散,但也要惜体啊。”

    华莱士赔笑,不敢说话。

    死灵生物失去生理机能,不需要睡眠,自然就不会做梦。“青碧之梦”正如其名,可带来幻梦,作为唯一对死灵生物有麻醉效果的药物,在“哥特”大受欢迎。上流阶层喜欢在血酒里加入一点“青碧之梦”,温暖、甘美,仿佛灵魂要飘到天外,边的一切都变得暧昧柔软。没有任何一个吸血鬼能拒绝这种顶级的奢靡享受。而在黄昏帝国,“青碧之梦”更像是军需品。当士兵的灵魂遭受重创,可以用剂量极小的“青碧之梦”予以麻醉,让士兵忽略痛苦继续作战。

    清沂对“青碧之梦”心有余悸,主要因为在服药后系统提示他进入幻境。他置于一个伸手不见

    五指的漆黑世界,唯一的光源是投影——虽然用“投影”形容“光源”很奇怪。该世界的法则与乾坤世界截然不同,假设有一个苹果,清沂能摸到它的轮廓,但却看不到它的颜色,只能看到它五彩斑斓的投影;如果仔细观察该投影,会发现它像是一个屏幕,展示着原本的——或可说是“正常的”——世界,既能看到西拉、霞多丽和梅洛,也能看到华莱士和一众吸血鬼。投影并不会移动,这就局限了视野,当人物走到屏幕以外的地方,清沂就抓瞎了。

    于是清沂猜想:这是薛多的视角,漆黑世界就是影位面。当薛多接管体的时候,清沂借助投影持续关注,除了关注别无他法,因为他的声音无法传达到另一个世界。一切颠倒过来了,薛多是本体,清沂是影子,影子不能干涉本体的行动。

    马车缓缓停下,随后车门响起有节奏的五声,这是表示“安全”的暗号。华莱士起,用左手护住头脸,这才用右手解开门栓。门外天色渐黑,一旁站着穿笔制服的仆人,其眼睛炯炯有神,不似是中了【魅惑术】,清沂知道,这是吸血鬼的眷族。

    此前说到,血族忌游戏“酒会”的胜者若得到吸血鬼青睐,会被邀请成为眷族。眷族,顾名思义就是受到眷顾的种族,在血族看来人类即是食物,但一部分出类拔萃的人类可以摆脱食物的份,被许亲近、服侍血族,人类和眷族已相当于两个不同种族。在德古雷逊,能成为眷族是值得骄傲的事,因为立下足够功劳的眷族会被接引入血族,获得永恒的生命与青。

    华莱士做事滴水不漏,早在启程前便交待下去,说有贵宾同游,于是仆人对车厢内的清沂并不感到意外,反而把头低下去、摆出更谦卑的姿态,不过当他看见华莱士殷勤地为清沂带路,还是失态了好几秒。华莱士是血族的子爵,可充任一城之主,手握数十万人的生死,莫非这位黑头发的贵宾……是伯爵?

    清沂踩在砖石路上,忽然对华莱士说:“今晚有没有舞会?”

    华莱士正打开另一辆马车的车门准备让王者换乘,听了这话有点懵:“舞会?”

    “对,今晚不赶路了。”清沂伸了个懒腰:“坐了一天的车,腰酸背痛。”

    “可是您为王者,为您安全着想,应该低调而迅速地与帝君会面才对。”华莱士腹诽道:明明是你说要夜兼程的,从哪里变个舞会给你?!而且死灵生物怎么会腰酸背痛!

    清沂笑道:“你在教我做事啊?”

    不开玩笑,华莱士腿一软,被他拿来支撑体的马车嘎一声半边轮子离地,差点没翻了去。马匹受惊,拼命想奔逃,却被马车拽得只能原地跳腾,吸血鬼的力量之大可见一斑。

    清沂从华莱士边经过,上了马车:“明白的话就尽快安排。最好能从主干道经过,我想领略一下德古雷逊的风。”

    华莱士连忙安排下去,十分钟后,马车向当地一个沙龙聚

    会进发,举办者是某位富商,出席者有几位血族男爵,幸亏其中有一位与华莱士略有交。现在仆人们正十万火急地把场地布置成舞会,还要去邀请乐团与歌唱家,希望在六月阳光陛下莅临前一切都能办妥。

    这辆新的马车是专供吸血鬼夜用的,特意设计成敞篷式,乍一看全无,其实别有深意。首先考虑到紧急况,吸血鬼便于化蝙蝠逃脱;其次,帝君明令所有血族的夜用车必须取下遮挡物,保证每个人类子民都可以看清血族的仪容。

    “‘让平民心生仰慕是贵族的责任。’帝君这样说。”华莱士以手捂嘴,这是吸血鬼的基本礼仪,只有面对熟人或者爵位比自己更低者,他们才肆无忌惮地露出尖利犬齿。

    已换上一血族经典款礼服的清沂背靠坐垫,看向道路两旁的人群。人们把清沂也当成血族,投来羡慕和尊敬的目光;有些人还向马车脱帽行礼,神不似作伪。原来如此,让血族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类面前,改变“死灵生物只会畏缩在黑暗中”的负面印象。无论何时何地,人们总是崇拜强大、美丽、财富和博学,对兼具多样素质的吸血鬼心生喜也在理之中。

    没错,吸血鬼就是德古雷逊的顶级阶层。

    明面上看,最高阶级是官员,其次是军人,然后是商人、农民和工人,实际上只有两个阶级:吸血鬼和人类。军人与下级官员均由眷族担任,变相归吸血鬼掌控;上级官员由贵族,也即是吸血鬼担任。因此,吸血鬼不得随意发展后裔,必须是立下功劳的眷族才可被吸纳为家族的一份子,吸血鬼们称之为“补充新血”。

    吸血鬼的尊荣从称呼即可体现。德古雷逊止使用“吸血鬼”,而应使用“血族”,他们认为自己并非贪婪索求鲜血的怪物,血是纽带,将家族每个成员联系在一起。为改变世人印象,血族帝君止任何血族无理由地剥夺人类生命,取而代之的是向人类征收鲜血税——每半年一次,抽取的血液分量极少,完全不会影响体健康。民众如果经济窘困,还可以多捐血液来抵免鲜血税以外的税负,帝君真是伟大而仁慈。

    鲜血税满足了血族的生存需求,直接吸食人类血液会被判以重罪,但物极必反,越是止,越会激发血族的好奇,“酒会”应运而生。它往往只在小圈子里举办,参与者和牺牲者都不多,只要控制频率,一般不会被发现。

    比起猎魔人的潜入,华莱士更恐惧风声走漏,最近玩得有些过火,是该收敛些了。同伴的死固然值得惋惜,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小命,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满足陛下的要求,希望他能把此事轻轻带过,然后帝君那边无事发生。

    马车抵达。

    在台阶驻足,清沂回头看看天上。明月无暇,为大地披上清丽的薄纱。

    没有死气云的死灵帝国,真的还能称为死灵帝国吗?